-“陸家剛找回黎纖那會兒,記者采訪黎纖問她野雞飛上枝頭變鳳凰是什麼感受,她回答的那句話來了,什麼她本為凰,我現在有點明白她的意思了......”

“笑死了,我早就說了,陸婉跟黎纖模樣性格都差那麼遠,信他們是雙胞胎的纔是傻子!”

“有一說一,陸婉這算不算是全方麵塌房了?”

“還用問嗎?那些跳腳的粉絲們,快來看看你們女神以後可是王奇炎的未婚妻了,哈哈哈哈哈笑死了......”

“話說回來啊,小時候抱錯,是不是千金小姐的身份這種事,也冇什麼吧?”

“是冇什麼啊,可如果陸婉一開始就認了,誰不會誇她一句坦蕩?大家現在嘲的就是陸婉不認啊?”

“......”

這幾條內容,在短短一個小時內上了各種新聞頭條。

評論裡五花八門,熙熙攘攘。

天娛這邊兒。

負責人在給霍青然打電話彙報,“霍總,我們找了最強的公關團隊,錢也花了,平台那邊也找了,可熱搜根本就壓不下去!”

霍青然沉著聲道:“那就不用管了。”

負責人微愣:“可是陸小姐......”

“讓她長點教訓。”霍青然語氣裡不帶一絲感情。

——

星然娛樂。

“還真是有陸婉必帶你,有你必帶陸婉,但這你也算是無妄之災。”寧心怡一邊刷著熱搜評論,一邊跟黎纖通話,思索著道:“我總感覺這事背後有人推波助瀾,不會是你吧?”

從酒店事件傳出,到陸婉和王奇炎訂婚,再到陸婉真正的身世被扒,僅僅兩天時間!

而且,就算酒店瞞不住,但陸婉身世這件事,以堂堂豪門陸家的本事,想要遮掩,根本不是營銷號和網友能扒的出來的。

結果現在,卻全都緊湊的聚在一塊,被人扒出來掛出去,而且還都是讓她無法辯解的雷神之錘!

背後肯定有一隻推手,不然單以天娛和陸家,這事都不可能發酵這麼快。

黎纖懶懶抬了下眼瞼,語氣散漫:“我有那個閒心嗎?”

那可不一定。

畢竟把你害到這地步,你可不像心善之人......

但也難保,黎纖對這個親生父母心軟......

寧心怡心底嘀咕,又歎氣,放輕了語氣,“雖然這事跟你沒關係,但評論裡還是漫天都帶著你大名,有罵的,有為你說話的,在何導那多少還是有點影響的,我去跟他解釋,你回頭進了組,就收斂點兒脾氣,行嗎?”

黎纖“啊”了一聲。

算了,雖然脾氣不好,最起碼她對於工作安排什麼的,還是很敬業認真的。

寧心怡又問了句生活助理的事,“有幾個來報名的,我把他們資料簡曆發給你,你自己選一個?”

黎纖淡淡道:“你看著辦吧。”

掛掉電話,剛打開域網,手機裡就收到一條加密訊息。

[確定其中一塊核心石,就在都城霍家,但怎麼都查不出詳細位置!]

黎纖眼底驟凝,眉心蹙起,寒光閃爍半晌,舔了舔牙尖。

——

秦公館。

秦錚頂著頭藍毛,嘴角叼著煙,不時踢一下旁邊椅子:“你寫完了冇有啊?”

“快......快了......”椅子上坐的娛記,打字的手都在顫抖,欲哭無淚,“之前的都已經差不多了,最後一篇馬上就好......”

他姓王,是個娛記。

平日運營八卦營銷號,也是半個狗仔。

在今天中午前還是。

而就在他吃著餃子喝著小酒,正慎重思索著下一個編點誰的緋聞,弄點熱度賺點錢的時候,門突然被人撞開,一群巍峨大漢湧入,把他給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