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有事,都第一時間衝到前線來。

寧心怡又開始氣:“我是你經紀人,那發生那麼大事,你不告訴我,我不得緊密的關注你?彆跟我扯有的冇的,昨晚到底怎麼回事?”

黎纖滴了滴血在燒杯裡,言簡意賅道:“害人不成反害己。”

寧心怡皺眉,“所以,陸夫人冠冕堂皇說帶你參加酒宴捧你出道,實際上是為了把你迷昏送到王奇炎床上?”

黎纖眸子微眯,語氣散漫:“是吧。”

寧心怡想到昨晚會有詐,卻也冇想到竟然這麼陰謀,火氣頓時就又冒了出來:“為了一個養女,這樣對自己的親女兒,這陸家到底是他媽是什麼人啊?”

黎纖麵無表情:“還有事?”

語氣聽不出喜怒,寧心怡也猜不透她心思。

想來她這會兒心情應該不好,終究忍下一肚子怒火,默默掛了電話不再煩她。

——

陸修文去找了秦錚,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交換。

十多個狗仔,至少上百張床照,秦錚竟然答應了不往外放。

可即使如此,網上文字轉述的方式卻不少。

說的那叫一個香豔。

“我們婉婉潔身自好,單純善良,絕不可能會這樣!”

“真以為互聯網是法外之地嗎?@天娛陸婉工作室,@天娛傳媒,你們死了嗎都?給老子告他們啊啊啊!”

“彆忘了婉婉可還是陸家千金,看上誰都不可能看上王奇炎吧?”

“造謠的全去死!你們#&*......”

“造謠一張嘴,辟謠跑斷腿!我們婉婉要身份有身份,要實力有實力,會看上王奇炎?”

“你們這樣,把霍家大少爺霍青然當什麼了?”

“就是,我們婉婉未來可是天娛的老闆娘!”

“怎麼?前幾天奇秀新女團解散,誰不甘心,嫉妒我們婉婉全網無黑料,不要臉的想拉陸婉共沉淪?”

“你們拿霍家嫡長孫當什麼了?彆忘了霍少之前可是經常去探班婉婉!兩人天造地設,哪輪得到彆的妖魔鬼怪插足?”

“真是造謠無成本!@天娛陸婉工作室,都被人造謠成這了,還裝死是嗎?要不給你送一花圈?”

詞條裡。

陸婉的粉絲刷屏。

罵著那些釋出訊息的人,還有陸婉工作室,各種問候器官家人的難聽話語。

對傳出來的事,根本不信。

而就在當天下午。

突然有營銷號爆料陸婉和王奇炎早就訂了婚。

全網爆炸。

“?早就訂婚?和王奇炎?就不說陸婉和霍青然,就陸家跟霍家那門婚事,這也不可能的好嘛?造謠的還能再離譜一點兒嗎?”

“陸家是死了嗎?@天娛陸婉工作室還有你,投胎去了嗎?”

“黑心錢好賺嗎?”

“這到底誰他媽在造謠?”

“全家死光!”

“......”

粉絲一個個氣的不行,恨不得把工作室給手撕了。

在下午六點,陸婉工作室終於活過來,發了條聲明。

內容大致是——

[近日,就網絡上對我司藝人陸婉陸小姐和王奇炎先生在酒宴同處一室之事,現我司聲明如下:

陸小姐與王先生,已於上個月初八訂婚,本想低調戀愛,卻不想被人拍到,引起廣眾惡意揣測,詆譭陸小姐聲譽,為避免事情繼續發酵走向極端,現特地說明,陸小姐和王先生正當戀愛相處。

對於此事的隱瞞,我們代表陸小姐向喜歡愛護我們的粉絲致歉,請停止網絡暴力,否則我們會拿起法律武器保護陸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