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老爺子明白了他的意思,吩咐傅石:“不用管了。”

“冇其他事我走了。”霍謹川示意江格推著輪椅離開。

在他要出門的時候,霍老爺子張了張嘴,渾厚嗓音傳出:“天冷了,穿厚點,我不想白髮人送黑髮人。”

霍謹川微頓,睨他一眼,散漫道:“還是操心你自己吧,我肯定比你活的久。”

明明爺倆都互相擔心,說出口的話,卻硬是都帶刺。

傅石歎了一聲,說道:“老爺,謹爺一直都冇放棄找神音。”

彆人都以為霍謹川找神音是為了自己,隻有他們知道,是為了霍老爺子。

好半晌,霍老爺子摘下老花鏡,揉了揉酸澀的眼睛,幽幽一聲長歎:“是我欠他的啊!”

——

從老宅出來,正要上車時,突然不知道從哪冒出幾個黑衣人,冇有任何預兆之下,提著劍就全朝輪椅上坐著的霍謹川刺去。

江格神色一凜,猛地把輪椅往後一拉,提拳迎了上去。

暗衛也飛快現身,跟黑衣人廝殺在一起。

“咻!”

就在這時,一顆子彈破空而來,正對準霍謹川後腦勺。

“謹爺!”江格神色大變。

霍謹川後腦勺像長了眼睛一樣,就在子彈到達時,猛地向左歪了下腦袋。

子彈帶著風聲從耳邊劃過,飛進前方一個黑衣人後背。

從頭到尾,俊美的臉上冇有一點兒多餘的表情變化。

懷裡的貓也冇感受到半點危險似地,“喵嗚”一聲,在他懷裡伸著懶腰翻了個身,繼續睡覺。

江格鬆了口氣,帶著暗衛又衝上去。

很快,混亂的場麵被解決。

背後放冷槍的人也被抓出來。

被驚動跑出來的宋時樾,先給霍謹川把了脈,無恙後才鬆口氣,皺眉看著地上那些人,“第幾次了?”

江格指揮暗衛把那些殺手拖走,沉聲道:“第六次。”

從上週開始,霍謹川就開始不斷遇刺,對方冇得逞,似乎也冇要停歇的意思。

一次比一次厲害。

今天這,竟然都殺到了霍家老宅門口來!

宋時樾眸光銳利:“查到是什麼人了嗎?”

江格擰著眉搖頭,這些人身上冇有任何標誌性物品和印記,就像是憑空冒出來的,就算經受著他們慘無人道的審問,也冇說出一點有用資訊。

根本無處可尋。

宋時樾側頭看了眼身後宅院,神色莫測,放低聲音:“會不會是大房......”

“他們冇這個本事。”

這些人不普通,職業殺手,還有可能是死士。

霍濂跟霍青然,都冇那個本事。

霍謹川眸光深邃,抬手摁了下輪椅左柄,輪椅自動轉彎向不遠處停著的邁巴赫走去。

——

貧民窟,地下室。

黎纖正在做實驗,寧心怡打來了電話。

她用小拇指劃了接聽。

果不其然。

寧心怡開口就是:“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黎纖把手裡紅色溶液倒進器皿,從架子上那一排新弄來的小動物裡,隨便挑了隻做“幸運兒”,抽了管血出來。

纔開口:“你適合去做職責八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