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成了王奇炎和陸婉?!

如果是黎纖,之後出了事也還有人罩著他們,他們也不怕王奇炎會怎樣。

可現在,躺在床上的那個女人,是陸婉......

霍家那位少爺,秦家的繼承人也他媽都來了!

事情如此反轉。

他們隻是想掙錢活命的小狗仔!

陸家和王家萬一要是雙管齊下,他們說不定連明天太陽都看不到。

既然都逃不掉,那不如再拍幾張,說不定能威脅保命啊!

其他狗仔被這麼一說,也瞬間明白過來。

你看我我看你,死寂了兩秒後,頓時全抱起相機,對床上的人再次哢嚓哢嚓的拍起來。

“都他媽不要命了是嗎?”王奇炎衝他們怒吼著。

王奇炎的父親,在世界富翁排行榜排行第七,掌握著三分之一的帝國經濟命脈,他要什麼有什麼,什麼時候吃過這樣的虧?

可他越吼,這些狗仔拍的越厲害。

幾乎是全方位鏡頭。

陸婉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醒過來的!

看著周圍一群拍照的人,身體上疼痛讓她目光從茫然逐漸清醒。

當她感受到身上清涼,低頭見自己冇穿衣服,以及認出周圍是她提前安排在這兒的狗仔後,終於纔想起發生了什麼事。

“啊!”

淒厲的慘叫聲劃破天際,就直接就又昏厥了過去。

一眾狗仔:“......”

繼續拍。

王奇炎此時怒火中燒,還哪管什麼霍謹川,“黎纖,你個賤人!你竟然敢耍我!”

“你罵誰賤人呢?”秦錚上去就是一腳,“手才廢幾天,這就又開始不老實?”

王奇炎目露錯愕,“秦錚,你敢打我!”

“打你怎麼了?我還揍你呢!”秦錚直接又是一拳上去,“我小嫂子的主意你都敢打,你是不想要命了是吧?”

這辛虧黎纖冇事。

不然,他保證,霍謹川能毀了整個陸家王家。

甚至,都城。

“王家,”霍謹川靜靜看著屋裡一切,薄唇微聳,一字一句,“可以不用存在了。”

“霍謹川,你以為你是霍家少爺就能動我王家嗎?”王奇炎咬牙切齒。

霍謹川看都冇再看他一眼,轉過輪椅,一手推著輪椅,一手拉住黎纖的手,溫聲道,“這裡臟,我們走吧。”

男人的手冰涼。

黎纖垂眸看了一眼,抽出,雙手滑進兜裡,先一步離開。

霍謹川微歎,推著輪椅跟上去。

秦錚淬了一聲,“自作孽不可活!”

頓了頓,他又看向一屋子記者。

桃花眼微眯,淡淡道,“一個億,都跟我走。

一群記者:“......”

王奇炎似乎猜到他想做什麼,“秦錚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嘍?”秦錚聳肩,又瞥向那些記者,“你們覺得留在這裡能活?”

王奇炎可是惡劣的很!

一群記者忐忑無比,最終還是跟上秦錚。

——

酒店裡留下一片混亂。

黎纖走出酒店。

霍謹川抿唇,“我送你回去。”

夜幕低垂,星星閃爍,月亮朦朦朧朧。

晚秋的風有些涼。

黎纖搖頭,氣息低沉,“我想走走。”

霍謹川推著輪椅跟在後頭。

黎纖蹙眉,“我想自己走走。”

霍謹川抿唇,停下輪椅。

黎纖雙手抄兜走的很慢,漆黑的夜幕之下,昏黃路燈把她身影映的纖瘦涼薄,滿身的孤傲冷清。

霍謹川眼底漆黑如墨,掉了個方向朝停車場去。

都城的夜燈火闌珊,霓虹閃爍。

但也有的地方,漆黑一片,路燈昏黃。

不知走了多久,隻聽江邊水浪嘩嘩。

“有什麼想不開的,要跳河?”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從身後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