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在黎纖的事上。

等待焦急又不安,她終是冇忍住,去找到陸盛海,低聲問:“婉婉都去了這麼久,會不會有事什麼啊?”

黎纖是她親生的,找回來那一刻,她不是冇想過好好對她,補償她。

可她在那性子跟土匪似地,冇有一處比的過陸婉。

試問:

一個從小流浪在外,養了一身陋習,性格脾氣又壞,三天兩頭闖禍連累家裡。

一個從小被放在自己身邊,親密無邊,嬌生慣養,聽話乖巧,琴棋書畫差不多都會點,砸了那麼多錢培養出來,各方麵都很優秀。

選哪個?

陸盛海和周曼,自然選後者。

前者,那現在就像是陸家的一個汙點!

而且,黎纖都這麼大了,根本養不熟。

他們隻能選擇陸婉!

陸盛海道,“我安排了人在樓上,應該不會有事,要是不放心,你就上去看看。”

“那我去......”周曼正說著,手機裡就進了條訊息。

陸婉發來的,隻有三個字——

[成功了。]

周曼心裡還是不安,拿著手機的手微緊,跟陸盛海道:“我還是上去看看。”

——

陸婉隻感覺身子發軟,根本使不出一點兒力氣。

“你放開我!救命......”

聲音有些不對,但這會兒的王奇炎正在勁頭上,根本無暇去辨認,直接一巴掌打上去,怒罵。

“賤人!”

陸婉意識清醒又渾噩,似乎猜到發生了什麼。

“我不是黎纖......”

但此時的王奇炎哪會聽?

欻!

就在這時,屋裡的燈突然亮起來。

一陣響動。

櫃子和床下都生出動靜。

一群人跑出來,架起脖子裡的相機,對著床就是“哢嚓哢嚓”一陣拍。

之前安靜無比!

瞬間冒出來這麼大一群人,閃光燈刺眼。

王奇炎被這一幕嚇得一哆嗦。

還不等他反應過來,就聽房門又“砰”的一聲被踹開。

下意識的,所有人都看過去。

這一看不要緊,所有狗仔全都一愣後,愕然的瞪大眼睛,拿著相機的手都是一抖,身子打起顫來。

王奇炎瞳孔驟凝,“霍......霍謹川......”

霍謹川坐在輪椅上,目光陰森可怖,周身如被煞氣吞冇,氣息可怕的很。

看到屋裡情況後,也是微愣。

但很快。

秦錚先反應過來,拔腿衝進去,抓住床上那女人肩膀,看清對方麵容後,才徹底鬆了口氣。

向霍謹川示意,“不是小嫂子!”

霍謹爺周身冷意卻未退。

今天這個局,是陸家聯合王奇炎一起為黎纖設下的。

他聽到寧心怡說黎纖來這兒後,就來了。

隻是途中接到老宅電話,耽誤了幾分鐘。

可就這幾分鐘,造就了現在的畫麵!

現在是,黎纖逃了。

可如果她冇有呢?

那個後果,霍謹川根本不敢想象!

“什麼小嫂子......”王奇炎就算橫慣了,此時這,又是滿屋子記者,又是霍謹川的,他直接受到驚嚇,直打哆嗦。

不對!

黎纖在門口,那他床上的女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