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時遲,那時快,一切都是在電光火石間發生的。

甚至還不等有人反應過來,黎纖就已經把托盤還給服務生,而托盤裡酒杯穩放,杯中紅酒搖晃,好像剛纔那一幕冇發生過似地。

“臥槽!”有人目瞪口呆“她剛纔那是......表演雜技?”

其他看見的人也是一臉錯愕。

要不是服務生剛纔那聲慘叫明亮,他們都以為自己剛纔眼睛出現了幻覺。

服務生看著手裡托盤,又看看黎纖,臉色慘白,大腦裡也一片空白,神色呆滯。

陸婉也愣住,可很快就回神,黎纖的衣服冇臟,換衣服這個藉口不能用,就還得再重新找!

她暗暗咬牙,衝著服務生就罵:“你怎麼乾事的?路都不會走?辛虧我姐姐厲害,要是傷到她看你拿什麼賠,你......”

“還走不走?”黎纖冷燥的打斷她。

“走,走!”正心虛的陸婉嚇了一跳,目光跟不遠處的陸盛海和周曼對視後,帶著黎纖走進電梯。

——

這個大酒店,樓下大廳裡舉辦酒宴,樓上是房間。

叮——

電梯停在八樓。

電梯門打開的同時,外頭傳來說笑的談話聲。

“霍總,那就這樣說定了?”

“那我就先謝林小姐賞光。”

“霍總這話說的,多折煞我。”

看清門兩人其一時,陸婉眼睛一亮,驚喜的道:“青然哥哥,你怎麼也來了?”

霍青然抬頭,看見她,不由眉心微皺,當看見她身後的人時,眼底劃過一抹暗芒,淡淡點頭:“嗯。”

渾身的冷漠疏離。

以前明明不是這個樣子的!

什麼時候開始對她疏離的?

是從,黎纖進了訓練營!

黎纖變成霍謹川那殘廢的未婚妻時!

陸婉眼底閃過怨恨,暗暗咬牙,正想再說什麼時,突然聽見一道女聲響起:“霍總,這兩位是?”

她這纔看見霍青然身邊的人。

一個女人。

穿著黑色的裹身長裙,大波浪長髮隨意地披散在肩上,妝容精緻,端莊而立,滿身的知性優雅,漂亮又大方。

霍青然淡淡道:“陸家的千金。”

林敏明瞭,視線掃過黎纖的時候不由微怔,略帶遲疑的問:“你是......黎纖?”

黎纖寡言少語“是。”

林敏眼睛微閃,笑著道:“黎小姐果然比熒幕裡更加漂亮。”

黎纖淡淡道,“謝謝。”

這個女人陸婉不認識,但能跟霍青然在一起......

她暗暗咬牙,上前抱住霍青然胳膊,親昵的撒嬌道:“然哥哥,你好久都冇來看我了,今天有空嗎?”

林敏挑眉,笑道:“看起來,霍總跟這位陸小姐關係不一般啊。”

霍青然皺眉,伸手把陸婉從身上拽下去,拉開距離,撣著衣袖褶皺,淡淡道:“陸家千金,又是天娛旗下藝人,帶著她出入過兩次酒會,被人傳了出去。”

這話,明顯是在澄清解釋兩人的關係?

陸婉怔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