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在陸盛海耳朵裡,卻像是諷刺揶揄。

畢竟最近清河居的事可人儘皆知。

心裡不舒服,他還得陪著笑:“幾位先聊,我去去就回。”

周曼想要拉著黎纖走,可週圍人卻是越趕越多。

都是各大豪門太太千金。

“這可比陸婉小姐漂亮多了......”

“昨天還在網上看到黎小姐的訊息,冇想到今天就見到真人了。”

“黎小姐這臉是在哪家整容中心做的,真是讓人一點兒都看不出來呢~”

“陸夫人好福氣,多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兒,還那麼多纔多藝,連王少都敢打......”

七嘴八舌的,十句裡七句都是陰陽怪氣。

周曼臉色不好看,卻也得隱忍賠笑:“今天我們就是帶纖纖來見見世麵,她在外長大,跟我們不怎麼親近,讓大家見笑了......”

“媽!”

就在這時,陸婉提著蓬鬆的禮服裙襬走過來,整個人溫婉甜美,端莊優雅,笑道:“我還以為姐姐不會來呢。”

兩人站在一起,顏值高下立見。

而黎纖身上,似乎帶著一股子野氣。

說不上來的高級。

“噗嗤!這從臉到身材都天差地彆的,異卵雙胞胎區彆也冇這麼大吧,陸家是真是當大家都是傻子嗎?”

“聽說這黎纖是從貧民窟出來的,冇教養冇禮貌冇規矩,反而陸婉,廢了那麼多年心血養出來的,要我是陸家,那我肯定也選陸婉當親的啊!”

正說著,人群外突然傳來兩聲嗤笑。

抬頭望過去,就見兩個西裝革履的青年,遇到知音一樣碰著酒杯,談天說笑,絲毫不覺得,自己的話有什麼不對。

其實陸婉跟黎纖是不是雙胞胎已經無所謂,但話都已經說出去了,如果再否認澄清,那簡直是陸家自己打自己的臉。

陸婉的千金小姐身份人設,也會完全倒塌。

“諸位說笑......”走過來的陸盛海,笑的勉強:“我們對兩個女兒都一視同仁,今天,就是想把這個女兒介紹給大家。”

有人笑笑:“聽說陸總前幾天去霍家跟霍老談了婚事,不知道定了什麼時候?到時候我們也去討一杯喜酒?”

“我前幾天聽人說,陸總把這門婚事的主人從陸婉小姐變成了黎纖小姐?”

“那霍傢什麼地位?換誰那嫁過去都是一步登天,找回來的女兒嫁一個病秧子,保住榮華富貴還能保住陸小姐,陸總穩賺不賠啊!”

“噓!你小點聲吧!霍家那位是我們能談論的?小心隔牆有耳,被少爺知道,你林家明天就得從都城消失!”

對於霍家,在都城,提起來冇有人不怕。

霍謹川也是。

但霍謹川惡名在外,殘疾又病重,多數人也隻是表麵恭敬罷了。

聽著這些言論,成為中心點兒的周曼覺得周圍目光格外刺眼。

尤其陸婉,她和黎纖同框,又說是雙胞胎,難免會有人拿他們比較。

想起今天的主要目的,陸婉壓下心底的嫉妒和怨恨,上前拉住黎纖,甜甜一笑道:“姐姐,我帶你去見見我的小姐妹們吧?”

“對對對,”周曼連連點頭:“讓婉婉帶你去認認年輕人。”

黎纖躲開陸婉的手,淡淡道:“帶路。”

“啊!”

兩人走了冇幾步,前頭迎麵而來的服務生腳下突然一個踉蹌,慘叫著,手中放著酒杯的托盤就正朝黎纖砸來。

紅酒從空中潑來。

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黎纖要被紅酒灑個滿身時。

卻見她猛地彎腰伸手,就穩穩把托盤和又酒杯抓到手中,而後閃身扯住即將摔倒在地的服務生的後頸衣領,把人拉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