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陸婉抓住她,緊張的問,“她同意了嗎?”

周曼點頭:“同意了。”

陸婉提著的心放下,吐出一口濁氣,眼底劃過陰狠,隻要黎纖明天去了這個酒宴,以後這陸家依舊就隻有她一個千金小姐!

星然這邊。

寧心怡搓著雞皮疙瘩,目光詭異:“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還是她幡然醒悟你纔是陸家血脈相連的親女兒了,還是她有雙重人格?前一句說你不適合幫你解約,後一句就要為你介紹大導補償.,你這還答應了,我可是聽說豪門都是利益為上的,你答應的那麼乾脆利索,就不怕裡頭有詐嗎?”

黎纖身子後仰,淡笑一聲:“不去怎麼知道他們想乾什麼呢?總得看看,我這個親生女兒在他們心裡有多大重量吧?”

說這話時,她眉眼清明,無悲無喜。

寧心怡張了張嘴,冇再說什麼。

——

晚上,榕宮。

電話裡,鄭西西的聲音滿是唏噓:“我現在都覺得這事太奇幻了。”

女團解散這件事,不算小,現在還掛在熱搜上。

她在劇組,也知道了。

還跟著吃了瓜。

雖然奇秀官方那邊,始終模糊不清不說原因,但還是有人深扒爆料了出來。

說是奇秀那邊屈服於權勢,讓成團那幾朵金花去陪酒陪睡,以此獲得出道後資源,最後被黎纖誤闖進去攪亂,救了她們。

捋清前因後果後,網上怎麼說的——

“lq牛批啊!這是反抗qgz第一人了吧?連王家繼承人都敢打?”

“聽爆料說,要不是黎纖去的及時,孟思晨命都冇了......”

“我現在覺得,黎纖在奇秀裡的表現,不是人設,而是本性真性情,畢竟放眼望去,哪個藝人,尤其還是十八線糊咖,敢像她這麼剛?”

“那個胡血兒,黎纖救她們,她還這麼反害黎纖,真是冇想到她一副冰清玉潔,竟然這麼的不要臉,這麼噁心......”

“我現在信了之前秦鯉說的,黎纖以前救過她。但她這傷人......”

“警方都說了,是正當防衛,而且彆忘了黎纖可還是法醫!”

“媽耶,我單方麵宣佈,這是今年以來最勁爆的瓜,比去年那個女團某成員亂搞啥的還要勁爆!”

“彆靠近選秀,會變得不幸,要把這句話刻煙吸肺......”

“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有點被黎纖圈粉了......”

“你們有冇有看到那個視頻!清河居走廊視頻,黎纖帶著文語夕和孟思晨出來,還把衣服給她們穿!”

這個視頻,不知道誰弄到的,就發了出來。

黎纖不顧自己,把自己外套給孟思晨,又幫文語夕借外套。

雖然也有人罵,可更多人被她這個行為感動到。

也引起一陣風波。

“我覺得黎纖真的好勇敢!”

“勇敢什麼啊?她這明顯是在害那五朵奇花!”

“樓上有病吧?救人還是錯?”

“笑死,那黎纖她牛逼,她闖進去打了王奇炎,人家是誰?財閥王氏的繼承人!本來好好陪酒也冇事,說不定以後資源通天,大紅大紫。結果現在,是,黎纖救了她們,那之後呢?得罪了王奇炎,一個都跑不掉,這不是連累是什麼?”

“......”

反正今天的互聯網上,也還全部都是這件事。

所有人都在瓜田裡上下竄跳,鄭西西也不例外,剛拿小號衝完浪,纔給黎纖打的電話。

訓練營的事,鄭西西不知道,但她追了節目,看畫麵,黎纖一向獨來獨往,唯有叫文語夕和魏曉這倆人關係不錯。

誰會想到還會出這事。

鄭西西擰著眉頭,很擔憂:“對方可是王奇炎,權勢遮天,他會不會報複你啊?”

黎纖嘖笑一聲,渾不在意:“那就來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