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聽說胡雪兒背後有人,樓主竟然敢直接帶大名,不怕號冇嗎?小心一會兒粉絲來衝你......”

“我之前還嗑過胡雪兒跟黎纖的邪教cp......”

“我現在突然覺得,黎纖退賽退的真的很有先見之明......”

“......”

整個互聯網都炸了,鋪天蓋地的全是這些訊息。

——

星然。

雖然有了投資和靠山,但怕被黎纖知道,公司還是很低調,反正也就她一個藝人,各部門共十幾個工作人員綽綽有餘。

十幾個工作人員,全在劈裡啪啦的敲著鍵盤,忙的焦頭爛額。

辦公室裡。

黎纖坐在老闆椅裡,蹺著二郎腿,吃著切好的哈密瓜,手裡拿著《靈嵐傳》的劇本,大爺一樣。

比竇磊這個老闆都老闆。

寧心怡翻著熱搜評論,眉心擰的都快夾死蒼蠅了:“這件事不會是你乾的吧?”

黎纖扔了塊瓜進嘴裡,眼瞼微掀:“你覺得是就是。”

可實際上,這件事,隻有一半是她的手筆。

至於另一半,就比如胡雪兒那些破黑曆史,不是她做的。

“......”

寧心怡差點被她這語氣態度給氣的,一口氣背過去,“你還真是個永不停歇的每天送我驚喜小達人。”

她覺得,她以後得隨身備上極速救心丸。

今天這幾條熱搜,一直維持在中間不上不下的,似乎有人在背後推波助瀾,胡雪兒被扒了個徹底。

黎纖也被帶著一起。

但好在,這件事證據確鑿,罵她的人不怎麼多。

但這次她得罪的,可是王奇炎!

那是真正根基深厚的財閥!

還有現在這事......

直接讓女團解散,還真是好手段!

好歸好。

她問黎纖,“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竇磊也好奇。

黎纖瞥他們一眼,正準備說什麼,辦公室電話響起。

竇磊直接摁了擴音,外頭小周聲音傳進來,“竇總,纖姐媽媽打來的電話,要轉接嗎?”

黎纖的媽媽......

周曼?

怎麼會打到這裡來?

竇磊和寧心怡同時抬頭,看向黎纖?

黎纖冇說話。

竇磊猶豫片刻,“轉接進來。”

“你好,是竇磊竇總嗎?”周曼語氣客氣。

竇磊沉著氣,“是,請問有什麼事嗎?”

“是這樣。”周曼抿唇,“請問你知道黎纖在哪嗎?”

竇磊抬頭看了黎纖一眼,不動聲色,“你找她有事?”

“我是陸盛海的夫人,黎纖的親生媽媽。”周曼語氣依舊溫和,自報著家門,“家裡出了點事,可這丫頭任性的跑出去,一直不回家,如果你知道她在哪,能告訴我一下嗎?”

竇磊:“......好。”

“還有件事,”頓了頓,周曼又開口,“黎纖這丫頭,從小在貧民窟長大,滿身劣跡,根本不是進娛樂圈的好苗子,我們也不同意,但她非要去,肯定給你們添了不少麻煩......”

竇磊皺眉,“也......不是,很麻煩......”

“你們不用騙我,我知道你們肯定很頭疼,這樣吧,你們跟黎纖解除合同,解約錢我幫她出。”周曼繼續說著。

竇磊和寧心怡:“......”

周曼這一通電話,貶低黎纖又想在二上幫她解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