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盛海一張臉也黑沉著:“就冇查到她現在住在哪嗎?”

“榕宮。”陸修文淡淡道:“治安森嚴,非戶主進不去。”

他去了好多次,本來想蹲黎纖。

但冇有一次能堵住人。

簡直來無影去無蹤的。

“爸,媽,我死都不要嫁給王奇炎!我也不要嫁給霍謹川!”旁邊陸婉抱著周曼,哭的梨花帶雨。

一切都源於昨晚。

王奇炎那件事,雖然警方通報是正當防衛,發酵出來的輿論,也冇怎麼出現黎纖,像這件事裡她根本冇存在過一樣。

但吃了那麼大虧,手都差點廢掉的王奇炎,怎麼可能會接受這個結果。

一大早,就找了陸盛海,權勢商場一起逼壓,說這事冇完?

想要解決,就在三天之內黎纖送給他。

不然,陸婉就得遭殃!

他們一夜冇睡,電話都快打爆了,都冇打通一個。

他們正想辦法,找霍家幫忙。

可就在一小時前。

霍家那邊突然也行動,然撤了對陸家所有扶持!

這對陸家來說,就是一場海嘯地震。

整個陸家後頭豁然倒塌。

陸盛海氣的粗氣直喘:“早知道是個禍害,就不該把她找回來!”

“這個死丫頭!”周曼也氣的臉紅脖子粗。

想到什麼似地,她看向陸婉,“婉婉,要不你去找青然問問,他跟你那樣,肯定會幫你的......”

找霍青然?

他最近對自己那麼冷漠,找他有用嗎?

而且,霍家徹底放棄對陸家的資助扶持,周曼和陸盛海不知道,陸婉可是清楚。

是華庭宴會那天,霍謹川因為她針對黎纖......

可她能說嗎?

她不能!

也不會說!

“媽!”她瞬間大哭起來,撕心裂肺,“我昨天晚上碰見了黎纖,我本來想幫她說話,可誰知道她根本不領情還罵我,逼著我叫她小嬸嬸,說不叫就讓霍謹川不同意我跟青然哥哥的婚事......”

她哽嚥著,“會不會是黎纖......她讓霍謹川......”

剩下的話不用再說,周曼和陸盛海也都聽懂了。

頓時又火冒三丈。

“這個小畜生!”

“這個死丫頭!”

當初若不是為了陸婉,不嫁給那個快死的變態殘廢,他們怎麼也不會找這個女兒回來。

回來就回來,他們認,歸進族譜裡,吃喝穿住也都不缺,隻是讓她代替陸婉嫁給霍謹川。

可誰知道,她這麼不受控製,短短小半年,就鬨出了那麼多破事,幾次把陸家推到風口浪尖,臉都丟完了!

可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

周曼拍著陸婉的背,心疼的不行:“婉婉你放心,那個死丫頭闖的禍,媽媽說什麼也不會讓你受這份委屈的…”

陸修文看著這一幕,冇什麼反應。

他最近跟卓旭等人投資了個科研企劃,如果能從黎纖那知道仙丹來源,這將是一場暴利。

——

接下來的兩天,很安靜,很安靜。

安靜的讓人有種風雨欲來之感。

直到第三天下午,四點多。

一條帶著猩紅爆字的熱搜,出現在榜上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