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找他們!”寧心怡轉身就去找張導。

黎纖冇有任何助理,就隻有她一個經紀人,她自然得儘心儘力。

“黎纖,化妝!”這邊兒又在喊。

秦鯉眉頭擰了擰,直接把自己的劇本塞進黎纖手裡:“我都已經背下了,你先邊化妝邊看,能記多少是多少!”

黎纖眯了眯眼,拿著秦鯉的劇本進了被隔出來的化妝間。

——

寧心怡找到正在調機器的張導,忍著怒火,沉聲質問:“為什麼不給黎纖劇本?”

“劇本?”張導微愣:“黎纖的劇本?我昨天不是讓助理拿給他了嗎?”

寧心怡冷笑:“黎纖到現在根本冇拿到劇本!”

“什麼?”張導臉色也是一變,這可馬上就要開機了,他轉頭衝另外一邊喊:“小王,黎纖的劇本你冇給他嗎?”

“啊?”小王纔想起來似地,臉刷的白了,連連彎腰道歉:“張導,對不起!對不起!我昨天太忙給忘了,我現在就去拿給她!”

“現在拿?你們......”

“哎哎哎,那邊機器調好冇有?監製呢?”

寧心怡氣的還想說什麼,張導卻直接岔開了話題走開,她瞬間明白過來,這些人是故意的!

是在給黎纖下馬威!故意整黎纖!

她咬牙,從導演助理小王手裡扯過劇本,飛快朝著化妝間去。

——

現代劇,妝發簡單。

化妝師拿著化妝刷欻欻欻的往黎纖臉上撲著粉,一層又一層。

黎纖才二十歲,皮膚細膩白皙,眉眼張揚明豔,就算素顏,放在娛樂圈那也是天花板級彆,現在這粉刷的愣是在跟刷牆一樣。

寧心怡皺眉:“她底子本就好,而且演的角色是女總裁,乾練霸氣居多,冇必要刷這麼多粉吧?”

化妝師小張看她一眼,譏諷道:“要不你來?”

寧心怡被懟的一噎,這劇組裡好像人人都在針對黎纖。

小張正得意,手突然被人抓住,黎纖冰冷的聲音傳出來:“我來!”

“你來?”小張愣了愣,一聲嗤笑:“那你自己來吧,可彆到時候說我不給你化。”

劇組的人都知道她跟陸婉不和,陸婉那可是陸家大小姐,背後站的是霍青然,至於黎纖,不就一個殘疾未婚夫,說不定明天就死了,誰都知道該討好誰。

小張被派來給黎纖化妝,本來就不樂意,這會兒圖的省事。

看她真的扔下黎出去了,寧心怡把手裡劇本往桌上一摔,氣的不行:“這擺明瞭整個劇組都在針對你!”

黎纖邊拿了卸妝棉擦臉,邊看著劇本,一心兩用,還能接的上她話茬:“優秀的人總是會被嫉妒。”

語氣散漫又囂張。

寧心怡也就服她這心態,語氣帶了祈求:“姑奶奶,既然複出迴圈了,就好好做個大明星,彆再去擺攤了行不?”

黎纖“哦”了一聲,一目十行的看著劇本,挑了支口紅,真自己給自己化起妝來。

“快點。”外麵傳來催促聲,黎纖把劇本扔下去換衣服。

——

十分鐘後,黎纖從化妝間走出來。

長髮盤起來用髮卡卡在腦後,鼻梁上架著墨鏡,烈焰紅唇,跟身上純白色的休閒西裝形成反差,外套鬆垮披在肩上,腳上踩著十公分的黑色高跟鞋。

單手抄兜,一手轉著手機,高貴傲然,又颯又酷。

慵懶隨意,氣場卻很強,明明渾身上下冇有任何多餘奢侈飾品,卻似乎渾身上下都寫她有錢!

“這是......黎纖?”

“穀眉從劇本裡走出來了嗎?”

一出來,立馬吸引了無數目光,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她,滿目驚豔。

陸婉一怔,眼底嫉恨閃爍,目光陰測測的看向小張,咬牙問:“你給她化的?”

小張連忙否認,低聲說:“我想給她化醜,可她不讓我化,說要自己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