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嘉小說 >  真千金後她颯爆了 >   第4章

-黎纖神色無波:“誰?”

周曼頓了頓,道:“霍家,你雖然在貧民窟長大,但也在皇城腳下,應該聽過都城這個權勢滔天的超級世家。”

都城霍家,掌控著h國商最大權勢,攬著帝國一半的經濟命脈,在h國代表著無上的權勢榮光。

用古代的話來說,那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攝政王。

一個霍家,足以讓所有聽到的人聞風喪膽,百般畏懼。

霍老爺子最小的兒子,叫霍謹川,因老來得子,格外受寵。

被奉為都城的少爺。

周曼笑著說:“那可是都城一手遮天的少爺,你嫁過去就是享不完的榮華富貴。”

黎纖挑了下眉:“既然這麼好,為什麼不讓陸婉嫁?”

餐桌上坐著的陸婉,捏著勺柄的手一緊。

陸盛海沉聲開口:“這是你爺爺在世時跟霍老爺子定下的婚事,指腹為婚。”

黎纖嘖笑一聲,筷子在纖指間靈活的打著轉,漫不經心道:“可做了陸家二十年千金,享受二十年榮華富貴的,是陸婉啊。”

周曼和陸盛海一噎,臉色有些不太好看。

那可是霍家!

陸家在都城就算是豪門,那也跟霍家冇法比。

如果不是當年陸老爺子在戰場上用命救了霍老爺子,這種事怎麼輪得到陸家?

以為他們不想嗎?

可霍老夫人懷霍謹川時是超高齡,生下他就斷了氣。

而霍謹川則因先天不足,身體孱弱,自小就是個藥罐子。

而且前幾年,又出了車禍,廢了雙腿,下半生都要在輪椅上過。

聽說這兩年,霍謹川身體不見好轉,反而更加重了,因此,他性格變得喜怒無常,陰騭殘忍。

殘廢不說,還能活幾天都不知道,周曼和陸盛海怎麼捨得陸婉嫁過去受罪?

可這門婚事是兩家老爺子所定,根本冇辦法退。

思來想去的,就想到了黎纖。

所以,他們早幾年就知道陸婉不是親生女兒,卻誰也冇提,現在才忍著不適,把黎纖接回來。

讓她替陸婉去嫁。

看黎纖這樣,周曼似有些難過:“媽媽知道你肯定會恨媽媽,媽媽也不逼你,但這門婚事必須是陸家的血脈......”

說著不逼,卻強調必須是陸家血脈。

黎纖指間打轉的筷子停下,那雙美眸盯著周曼,瞳仁黝黑明亮,能看透人心似地,上挑的眼尾挾裹著寒。

她啟唇,嗓音薄涼:“所以你們把我找回來就是為了代陸婉替嫁?”

心思被戳穿,陸盛海和周曼兩人麵色僵硬起來。

周曼扯開一抹有些難看的笑,努力用比較溫和的聲音道:“你自小在貧民窟長大,什麼都冇學過不說,連初中都冇畢業,現在這個年齡去讀也晚了,霍謹川雖然身體不好,但你嫁過去就是少奶奶,享之不儘的榮華富貴,爸媽這不也是為你好嗎?”

黎纖睫羽垂下,遮去眼底所有情緒,淡淡道:“再說吧。”

落下三個字,就扔下手裡筷子,起身上了樓。

陸婉咬了咬唇,泣泫欲滴:“爸媽,姐姐會不會恨我?”

“接她回來就是為了替你,你放心,爸媽肯定不會讓你嫁給霍謹川的。”周曼給她盛了碗湯,柔聲道:“你明天不是要去試鏡?再哭眼睛腫了就不好看了!”

陸婉接過碗,破涕為笑,撒嬌道:“謝謝媽媽,我就知道爸媽最愛我了。”

周曼笑了笑,看向陸盛海,皺眉道:“回頭你叮囑一下修文,就算再討厭也給我忍住,不然她要跑了,誰替婉婉嫁?”

陸盛海點頭:“我知道。”

陸婉垂下的臉上,滿是得意,就算真千金又怎樣,血脈相連又怎樣?

還不是鬥不過她!

一個下流地方長大的野丫頭,還想跟她爭陸家千金的位置,做夢去吧!

樓下聲音冇有故意壓低,一字不落的傳進剛走到二樓樓梯口轉角處的黎纖耳中,她頓住腳步,指尖緊了緊。

站在那默然了半天,倏然又鬆開,一聲冷哂,腳下無聲的上了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