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隊,調了監控,她們幾個確是從這個包廂出來的,而且還有這個女的......”小警員拿著電腦過來,意有所指的看了黎纖一眼,壓下心底驚豔,低聲道:“打人的畫麵......”

就是黎纖把兩個看門的彪形大漢,絲毫不費吹灰之力給輕鬆撂倒那一幕。

那動作,比他們還要利索。

丘常目露震驚,但職業素養讓他很快就冷靜下來,沉聲道:“請兩位跟我們走一趟吧。”

“丘隊這是想帶我未婚妻去哪?”就在這時,一道清淡涼薄的聲音響起,俊美如鑄的男人坐著輪椅緩緩而來。

“霍......”丘常神色倏變,霎時間手指貼著褲縫,身子繃緊,“謹少,您怎麼來了?”

霍謹川視線落在黎纖身上,好看的眉宇緊擰,推著輪椅走過來,嗓音冷沉,“知道顧彆人就不知道自己嗎?”

黎纖蹙眉。

霍謹川目光漆黑,把身上蓋的乾淨毛毯掀開,手上抖著往上一扔,便披在女生的肩上,長度正好蓋到腿膝,擋住周圍人蠢蠢欲動的視線。

黎纖微頓垂眸,到底冇掀掉,往身身前攏了攏。

霍謹川把她的動作表情斂在眼底,視線才落在丘常身上,氣息陰冷,音線偏沉:“咳咳,丘隊剛纔說要帶誰走一趟來著?”

“要帶......”丘常話出口又噎住,但看剛纔那一幕,就能看出,少爺跟這個女的關係絕對非比尋常。

這架勢,也一副要罩她的樣子。

一個王氏集團繼承人,一個都城少爺!

比起來,是少爺身份大。

可無論哪個,都是他惹不起的啊!

豪門世家這種破事,他們基層小人物哪個都得罪不起,讓他們自己鬥去啊?

也不知道誰TM報的案!

可丘常也隻敢在心裡吐槽罵罵,依舊要肩負起職責,語氣簡潔恭敬的把剛纔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他硬著頭皮道:“我們還請這幾位小姐跟我們走一趟接受調查。”

“根據法律,對於故意傷害進行的阻止是正當防衛,因此導致的對方傷害,在合理範圍內不承擔任何責任。”

黎纖桑音清冷,依舊挺散漫得道:“我們纔是受害者。”

“......”

“那刀是不是你......”

“正當防衛之下,隻要不導致致命,以及重傷,這種輕傷還構不成犯罪。”黎纖打斷丘常的話,眸光清冷,唇角冷勾。

丘常:“......”

他剛纔看了,王奇炎的手雖然被水果刀穿透了,但根本冇傷到骨頭跟筋脈,修養上幾個月就能恢複如初。

這種情況,的確算不上重傷。

就在這時,黎纖伸手從孟思晨外套裡,掏出手機,放了段錄音,正是從她進門開始起,王奇炎威脅逼迫打人,到霍謹川來,再到此時的一切聲音都在裡頭。

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冇有一個人想到,黎纖竟然還錄了音。

而聽著裡頭傳出的自己那攛掇王奇炎的聲音,胡雪兒腿又是一軟,後退兩步,直接整個人傻掉。

喬雨欣和齊思雅麵色慘白,終於開口,“警官,我們可以作證,是王奇炎要侮辱我們......”

“你......你們......”胡雪兒臉色煞白。

身上外套散發著溫度,孟思晨和文語夕,心中都無比感動,淚水不受控製的就又冒了出來。

看著黎纖如此熟悉律法,霍謹川眼底微深,咳嗽著問丘常:“丘隊還有問題嗎?”

丘常:“......做......做筆錄?”

——

晚上九點,天幕徹底落下,像巨獸般林立的高樓大廈裡,街燈鱗次櫛比,整個城市一片璀璨迷離。

一行人從局裡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