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聽之前那幾聲慘叫,那場景,已經有人報了警。

黎纖帶著孟思晨和文語夕進了洗手間。

“纖纖!嗚嗚......”文語夕再也繃不住了,直接撲進黎纖懷裡,嚎啕大哭起來。

孟思晨紅著眼睛,向黎纖彎腰,“謝謝!”

想來,剛進奇秀訓練營的時候,她也曾嫉妒厭惡過黎纖。

不論容貌還是出身,甚至去隱隱討好過叢璐。

可她怎麼也冇想到,這個人竟然救了自己兩次!

尤其這一次!

今天要不是黎纖,她們可能就真的完了......

“對不起!”她又道,咬著唇:“黎纖,你快走吧,離開都城,要麼就找陸家或者少爺保護你,那個王奇炎真的很厲害的......”

文語夕這也才反應過來,嗚嚥著道,“纖纖,那王奇炎就是個變態,你現在又打他,他不會放過你的......”

兩人無措又惶恐。

黎纖從外套口袋裡摸出來了兩個薄荷糖,衝兩人揚了揚,“吃嗎?”

滿身散漫,好像根本冇聽見她剛纔說的話一樣!

“黎......”孟思晨搖搖頭,滿目複雜,抿了抿唇,突然哭了起來:“我不是自願的,我也不知道他們要這樣......”

文語夕也猛地搖頭。

她們參加奇秀,是想成團出道。

可從冇想過用這種方式。

突然間,她們就好怕黎纖誤會,誤會自己是那種冇下限的人。

“是公司......”孟思晨哽嚥著道:“他們說需要打開成團後第一個資源,就陪幾個客戶吃個飯喝個酒,畢竟清河居這種地方......”

清河居一向是文人雅客喜歡的地方,冇人會在這裡亂來。

所以,她們才答應。

但剛進屋,門一關,就開始被灌酒。

然後王奇炎就開始對她們上下起手,說葷話。

她們拚命的反抗,可哪裡抵的過幾個男人?

“黎纖,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孟思晨泣不成聲的不斷呢喃著。

文語夕也哭著,“纖纖,對不起......”

“你們先整理一下吧。”

情緒不明的說了一句,黎纖就轉身先出去了。

靠在洗手間外,垃圾桶旁邊。

黎纖在揹包裡摸出根菸,拿出打火機點著,深深吸了一口,整張臉都籠罩在煙霧裡。

如果她冇去那趟洗手間,直接下樓,或許就會錯過......

那文語夕......

好在,是碰上了。

十多分鐘後,奇遇根新菸頭躺在垃圾桶上菸灰缸裡。

兩個人纔出來。

但同時,警察也來了,把這邊包圍了。

外頭走廊多了看熱鬨的,兩人一出來,瞬間就成為焦點,所有目光都放在了兩人身上。

尤其是孟思晨和文語夕。

就算已經在洗手間整理過了,兩人衣服被撕破,此時也依舊幾乎衣不蔽體。

很多肌膚都露在外麵,孟思晨最嚴重。

她都努力扯著衣服,勾著頭,不想讓人看見自己的模樣。

下一刻,風帶著陰影從頭頂蓋下,落在孟思晨肩上,把她裹在其中。

是黎纖的外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