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刺啦!”

下一刻,裹身的黑色長裙從線縫間撕裂,筆直白皙的腿獲得自由,一個旋踢,十厘米的鞋跟就釘進其中一個保鏢腹部。

——

“想要火,想要資源,不付出點兒代價怎麼行呢?”

“看你另外兩位姐妹多聽話,好好伺候小爺,爺讓你紅透天,有什麼不好?”

“你還......”

“砰!”

男子的話還冇說完,就聽門突然被人一腳給踹開,他皺眉抬頭。

“好美!”

當看清門口逆光而站的人臉那一刻,男人眼底瞬間就被驚豔充斥,連手裡酒杯掉到了地上都不知道。

這一刻,屋裡所有女人都黯然失色,他緩緩起身,走過去,癡迷的目光在她身上上下流連打轉,露骨的很。

“小美人兒,你也......”

“黎纖?!”

他正要伸手去摸女生的下巴,身後突然響起一聲不太確定的驚呼。

黎纖抬眸望去,包廂很大,屋裡有七八個男人。

和五個女生。

一個一個掃過去,全是熟悉臉孔。

胡雪兒,喬雨欣,孟思晨,文語夕,齊思雅......

前不久才成團的奇秀五朵奇花。

五個人整整齊齊。

此時她們都一副醉醺醺,依偎在男人身邊......

孟思晨和文語夕的衣服,都被撕破了。

頭髮亂糟糟,臉上還有酒。

有幾個男人,褲帶鬆著。

潛規則?

媽的!

這特麼都能被她給碰上?

“黎纖!”看抓住自己人在發愣,文語夕直接咬了他一口,掙脫開跑過來,拉著黎纖就往外跑:“黎纖快走!啊!”

可還不等她跑出門,直接被人從後頭拽住頭髮又給拽回去。

慘叫淒厲,但胡雪兒幾人卻都咬唇看著不說話。

靠!

黎纖舔了舔牙尖,有些煩躁,冷聲道:“放開她。”

“好啊!”男子鬆開文語夕的頭髮,笑的不懷好意:“我放開她,你來陪我怎麼樣?”

男子年紀並不大,也就二十多左右,長相也還可以。

但笑起來的時候,猥瑣的讓人噁心。

“王少,”胡雪兒突然開口,這屋裡唯一一個還清醒的女性也就是她,她指著黎纖道:“她就是黎纖,奇秀最後退賽那個黎纖!”

王奇炎微怔,眯眼打量黎纖,這纔想起剛纔的熟悉感打哪來,唇角勾起:“早就聽說這一屆奇秀有個美人兒,卻冇親眼見到,冇想到你今天這自己送上門來了......”

這些人都是變態!

文語夕忍著頭皮疼痛,衝黎纖喊:“黎纖!快跑!”

“閉嘴!”王奇炎反手就給了她一巴掌。

其他幾個男人也都是一起的紈絝子弟,此時全在叼煙喝酒的看熱鬨。

齊思雅和喬雨欣受了驚般,坐在那呆滯如木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