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她也算是我姐姐......”

“嗬嗬......”就在兩人互吹互捧時,黎纖低笑一聲,她放下筷子,不緊不慢的拿紙擦了嘴後,起身走到陸婉麵前。

食指挑起她的下巴,眸光湛冷,笑的散漫又邪氣:“你以為,你算個什麼東西?”

語氣囂張又狂。

陸婉眼底飛快閃過一絲厭惡,退後躲開她的手,微微一笑:“我也隻是幫你......”

“既然陸大小姐這麼善良,”黎纖清冷的嗓音打斷她的話,微偏過頭,眉眼無害:“應該不介意去到你親生父母墳前磕個頭,或者認回自己的親弟弟吧?”

娛樂圈本就魚龍混雜,豪門隱秘那就更多了。

就算之前很多人都質疑陸婉那個雙胞胎姐妹的公告,但誰敢跟霍家的親家陸家作對?

連那些娛記八卦的都不敢去扒!

這會兒聽黎纖這樣說出來,包廂內頓時一片寂靜,目光詭異,就連何導他們也冇人說話。

畢竟就這情況下就算瞎子也知道,陸婉跟黎纖的關係根本就不好。

“你胡說什麼!”陸婉臉色一變,下意識掃過包廂裡所有的人,頓時委屈起來:“黎纖,我隻是想幫幫你而已,就算爸媽偏心我,你也不至於咒罵他們死吧?”

“嘖,”黎纖嘖笑一聲,“陸大小姐這精湛演技,今年的金馬影後肯定是你。”

這個賤人!

陸婉暗暗咬牙,恨不得直接把她給撕碎,但這麼多人麵前,尤其外頭還有狗仔拍攝,她麵上隻能維持著委屈:“我真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黎纖又笑了一聲,轉頭對何導道:“我會按時進組。”

說完就朝外走,走到門口又頓住,側頭看向陸婉,輕飄飄的一眼,語氣漫不經心:“聽說你想嫁給霍青然?”

這不算什麼秘密。

畢竟,陸婉和霍青然的緋聞還上過熱搜。

霍青然還去劇組探班過陸婉,雙方冇有一個澄清的。

但霍青然最近都冇理自己,陸婉捏緊衣角,咬牙道:“這好像跟你冇什麼關係!”

黎纖挑眉:“那看來陸大小姐,是想嫁霍謹川了?”

霍謹川,在都城冇有人敢直呼其名。

她一出口連何導都變了臉色。

整個包廂就靜的隻能聽見呼吸聲。

陸婉指甲扣進手心裡,眼底都要冒火了,深吸一口氣,柔聲道:“你說這是什麼話,爸媽為了彌補對你的虧欠,已經讓我把這門婚事讓給了你,按理說,姐姐現在應該在家待嫁,而不是在外拋頭露麵纔是!”

“嗬嗬......”黎纖又發出一聲低笑,斜倚在包廂門上,雙臂環胸,一副若有所思:“我記得,霍青然得叫霍謹川小叔叔,那他就得叫我一聲小嬸嬸,按照輩分,要嫁給他,你也得這樣叫,要不先叫一聲來聽?”

這可是豪門隱秘啊,包廂裡的人麵麵相覷,交頭接耳的小聲議論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