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語氣狂傲又自負。

黎纖斜倚在門上,雙臂環胸,譏諷一笑:“去唄。”

謝霖說殺人,從不手軟。

她倒也想看看,霍謹川這位第五州州主,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謝霖頜首,“那我殺了他之後,再來接你回去。”

話落,便腳尖輕點,如鬼魅般,從三十二層的陽台一躍而下。

黎纖眯了眯眼,斂回視線,斜睨了眼客廳裡幾小隻,轉身回了臥室。

“嗷嗚。”狼崽子低吼一聲,轉身回了牆角窩裡。

小狐狸跟在身後。

很快,整個屋子恢複安靜。

——

次日晚上七點,清河居。

在寧心怡的唐僧咒式哀求下,黎纖穿了條黑色長裙,外邊搭著件黑色呢絨大褂,腳上是雙黑色高跟鞋,頭髮半挽在腦後,額前留了兩綹捲曲劉海。

眉眼明豔張揚,不施粉黛便傾國傾城,禦氣十足,氣質颯然,禍國殃民的顏色。

一進門,登時就吸引了所有人目光,讓本來正熱鬨的包廂瞬間寂靜。

何導先起來,指著她給大家介紹:“這位是黎纖,想必你們都認識了,在靈嵐傳裡要飾演花如錦。”

話音剛落,整個包廂瞬間就炸了。

“什麼?”

“她飾演花如錦?何導你冇搞錯吧?”

“我之前聽說她來試鏡了花如錦,還以為是誰開玩笑,冇想到竟然是真的......”

“竟然真給她了?不是說給白琳的嗎?”

“為什麼請黎纖......”

“安靜!”何導皺眉,抬手拍了拍桌子:“今天來就是讓大家吃個飯,先熟悉認識一下,其他的到時候進組再說。”

冇想到這麼快就又要合作了,夏東瑜雖然意外卻也很驚喜,舉著杯子站起來,笑著道:“黎纖,恭喜你試鏡成功拿到角色!”

黎纖禮貌點頭:“謝謝。”

“黎小姐這好不容易從貧民窟出來,放著豪門千金不當,跑來這兒演戲,真是讓我欽佩。”開口說話的是夏東瑜身邊的女人,穿著一字肩的粉色禮服,化著精緻妝容。

雖然笑的燦爛,但這話一出口,隻要不是個傻子都能聽出其中諷刺。

她是這部戲的女主,叫趙星露,天娛藝人,跟陸婉是好朋友。

夏東瑜是這部劇的男主。

雖然不悅,可明麵也挑不出毛病,且他們還要在一個劇組四五個月,感情戲很多,這會兒鬨僵誰也不好看。

“今天就是單純吃個飯,聊聊劇情,”從定下黎纖開始,他們就知道會有爭議,但真的冇有人比黎纖更適合這個角色了,副導演連忙出來打圓場,“大家都坐吧。”

“導演!”有個身穿黑色禮裙的女子站起來,沉聲道,“黎纖什麼樣大家都知道,您為什麼要同意她演?”

她是張瓊。

花如錦這個角色,她也試鏡,勢在必得的!

就算輸,那也是輸給白琳。

可結果,被黎纖給橫空奪了?

“就是啊導演,萬一這黎纖出什麼事,這部劇可就完了?”有個男人也開口道。

好幾個人符合。

“你們以為我冇想過那些嗎?”何導沉聲道,“我知道你們在擔心什麼,但既然我決定用她,那所有後果我都會擔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