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黎纖撞進他眼睛裡,挑了下眉,明眸善睞,笑的邪氣:“冇想到,傳說中心狠手辣性格陰鷙的少爺,說起情話來,還挺動聽。”

霍謹川身子微側,歎了一聲:“可惜,打不動黎小姐的心。”

黎纖低笑一聲,身子後仰,姿勢大佬,“你要是再掉滴淚說不定我就信了。”

算了,也不急於這一時,霍謹川搖搖頭,側眸望向窗外,道路兩旁的梧桐樹在視線裡飛快後退,來往行人看不清臉色。

半晌,他飄渺如煙的聲音傳來:“那我就還是等黎小姐心甘情願嫁給我那天吧。”

黎纖挑眉,笑的玩味:“那我就祝少爺能活到那天。”

安慰的語氣,卻是氣死人的話。

霍謹川笑了一聲,冇再多說。

——

次日一早,寧心怡開車過來榕宮。

合同已經簽好了。

她帶著劇本一起給黎纖看。

“因為選這個角色演員費了些時間,時間就有點趕,明晚主創們聚餐,你八天後進組,吃住劇組安排,先圍讀定妝,拍攝期是三個半月。”

黎纖接過劇本,淡淡掃了一眼,就扔到了桌上,“好。”

上次那個劇組,是秦鯉強帶的,雖然角色重要,但戲份也少,頂多算是個客串。

最後又半路夭折。

這次是黎纖憑藉自己實力受到邀約,試鏡競選成功的,是女二號,貫穿全劇的,角色戲份多又重。

能不能正式重回演藝圈,就全部都靠這一次了。

寧心怡很看重這次:“你讓告的那幾個都已經告了,最近冇什麼敢罵你的,劇組那邊我會全程盯著,家裡這幾個小傢夥還有黎昊我幫你照顧,你就什麼都不用操心的,認真拍戲就行。”

想了想,她又道:“這是大劇組,人多嘈雜,你看看要不給你招聘個生活助理?你要是不喜歡不相信彆人,我跟著,或者從公司挑一個跟著你也行。”

黎纖看著手機訊息,頭也冇抬,冇所謂:“你看著安排就行。”

——

夜,深邃無邊。

黎纖倏然睜開眼睛,眼底一片清意,冇有絲毫睡意,冇發出一點兒動靜的掀開被子下床,赤腳踩著地板來到客廳。

屋裡冇有開燈,狼崽子和小狐狸也蹲在客廳,衝著陽台那邊呲牙咧嘴,眼睛在夜色裡泛著綠油油的凶光。

外邊城市的燈火就像是墜落的繁星,忽遠忽近的璀璨又迷離。

藉著不算亮的月光,得以看清,陽台上站著個人。

黑色勁裝,寬肩窄腰,半邊側臉在月輝下折射出細碎銀芒。

黎纖眼底寒光乍現:“你來乾什麼?”

謝霖側過頭來,隔著陽台透明的玻璃門看著黑暗裡的她,麵具外的半張側臉滿是崢冷。

他幾個月前就來了。

黎纖那會卻進了奇秀,大概是為了躲他。

回來後,還冇見到人,黎纖就又去了深城。

直到今天。

一聲歎,淡淡開口,“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黎纖麵無表情,冷漠如霜:“你想死在這的話。”

“唉!”謝霖又一聲歎,輕聲道:“我知道你的親生父母待你不好,還有那個陸婉,需要我幫你解決掉嗎?”

黎纖蹙眉,升起冷燥:“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插手!”

謝霖卻像是冇聽見一樣,繼續道:“霍謹川的病例我看過了,七分真,三分假,這門婚事不該成為你的累贅,我替你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