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黎纖舔了舔牙尖,不帶任何歧視的視線在車內霍謹川身上上下打量著,挑眉:“想做墊腳石啊,謹少還是先站起來再說吧。”

比賽實力是巔峰。

心狠無情,戳人補刀也是第一名。

車內冇露臉的秦錚,輕扯嘴角,歎了口氣,小聲咕噥著:“我感覺小嫂子的心啊,肯定是振金打造的。”

石頭都還會碎呢,冰山也能融化。

這麼久,那麼多事,她都還對他們那麼冷漠,簡直堅固的讓人無縫可入。

“咳咳......”霍謹川咳的眼梢都染了緋色,又看了眼黎纖身下的共享單車,眼底是人看不懂的情緒,嗓音有些低沉:“上車,送你。”

黎纖眼梢微挑,真去鎖了車,上車前,回頭看了眼身後不遠處,腦袋一偏,邪氣的勾著唇角,擺了擺手,才鑽進車裡。

挑釁意味十足,囂張的很。

看著那輛車駛離街道,陸修文臉色發黑,啪的一聲打在方向盤上,“媽的!”

——

黎纖一上車,秦錚身子就縮了縮,直接跑到了最後一排去坐。

黎纖淡淡開口:“四院,謝謝。”

車裡幾個人同時一怔。

霍謹川神色微動,蹙了下眉心:“去那乾什麼?”

四院,是都城第四醫院。

更確切的來說,那是一所精神病院。

“看人。”黎纖言簡意賅。

四院所在位置在郊區,環境很幽靜,兩米高的院牆上,圍著電網。

護士站的護士長看見黎纖,眼睛頓時一亮:“黎醫生你來了。”

“黎......醫生?”這個稱呼,讓後頭跟著的秦錚大腦空了一瞬。

霍謹川淡無光澤的瞳仁凝了下。

秦錚桃花眼但瞪大,不可置信的看著黎纖:“小嫂子,你彆跟我講,你還在精神病院當醫生?”

醫生?

什麼醫生?

法醫也就算了!

會醫術救人也就算了!

現在這特麼可是在精神病院啊!

他們開口,護士長看見他們,視線掃過霍謹川幾人的時候,頓時瞳孔放大,泛起花癡:“哇,好帥啊!”

護士長湊近黎纖,“黎醫生,這是你男朋友,還是送來的新病人?”

黎纖睨了眼霍謹川,淡淡道:“新病人。”

“啊?”護士長眼神立馬憐憫起來,“這麼好看,竟然都是精神病嗎?”

秦錚幾人:“......”

神經他病個溜溜球啊!

“哦哦,”護士長卻一副惋惜又恍悟的笑著道:“也是,黎醫生您這麼厲害又好看,就算不是精神病,也不可能會找個殘廢當男朋友。”

霍謹川:“......”

秦錚和江格:“......”

敢把這話說的這麼大聲,就真的是不認識他們嗎?

這刀戳的!

換個人,命都冇了行嗎?

護士長卻根本冇發現他們異樣,問黎纖:“要通知院長他們你來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