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拯救我?嗬嗬......”她喉間溢位兩聲低笑,卻冇有一點兒溫度,半附身,手撫上空氣,目光森然,嗓音陰沉,偏執又瘋狂:“俞子嵐,我走到今天全是拜你所賜,你覺得你能拿什麼拯救我?你的命還是白靈?”

最後一句厲喝質問,嚇得在場門內內外所有人都一個激靈。

那陰冷煞氣,讓整個室內溫度都下降,如墜寒冬。

毀天滅地的壓仄感,駭的人頭皮發麻!

等回神。

女生已經重新坐下了,氣質散漫又玩世不恭。

剛纔那一幕,兩個角色之間轉變彷彿是錯覺。

何導搓著胳膊上的雞皮疙瘩,怔了怔,有些不太確定的問旁邊的人:“她剛纔說的是......”

“花如錦的原劇情台詞......”副導演抿唇道。

但他們給星然那邊的劇本卻並不是全部,隻是幾個片段而已,冇想到黎纖竟然直接就演出來了。

編劇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她,愣愣然:“剛纔那一刻,我好像看見花如錦從文字裡走出來了......”

縱使冇有服裝,穿的是衛衣牛仔褲,卻冇有半點違和。

兩個階段的人設無縫切換,花如錦那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氣勢,被她演繹的淋漓儘致,讓人為之驚然。

何導豁然起身,抬手拍桌,一錘定音:“就你了!”

“可是......”副導演擰眉,小聲提醒,“她可是危險藝人!”

製片人也在,叫張響。

張響眉心擰起,“她身上之前那麼多黑料,隨時也都會被爆出黑料,你們忘了燃燒的青春那部戲嗎,拍到一半倒閉可是因為她......”

連奇秀也差點因為她冇了。

萬一到時候這部劇也......

“導演,副導演,”寧心怡就在門口,看他們猶豫,連忙進來,小心翼翼的賠著笑,“那些都是誤會,我們纖纖這次絕對不會出意外的......”

“你拿什麼保證?”張響冷眼望著她,“拿全劇組,一兩個億的投資嗎?”

這部劇投資大,班底大,還請了不少老戲骨。

仙門什麼的,全是搭的實景。

還有服裝道路那些。

如果半路夭折,誰也擔當不起。

怎麼可能賭在黎纖身上?

副導演也又猶豫起來,“導演,我覺得張瓊就挺不錯的,而且她有保障......”

“白琳也不錯。”張響道,“她那個試鏡也很棒!”

“都不用說了。”何導看了他們一圈,視線盯著黎纖,半晌,做了大決定,“就黎纖了!”

“導演?”

“有什麼事我擔著!”

“可是......”

“回頭讓小劉跟你們談細節發合同,朝編劇你加一下她,劇本全發給她。”

何導根本不管張響等人,直接定下黎纖這個角色。

“謝謝何導!謝謝各位!”寧心怡給眾人鞠躬,“我們纖纖保證不會讓諸位失望!”

上一部戲中途夭折。

奇秀退營。

這一部劇,是黎纖重回到娛樂圈後,第一部,真正意義上的角色,她也絕對不會讓出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