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但是,黎纖的顏誰特麼黑我錘誰!”

“靠靠靠!這要是我老婆,我天天跪著都行!”

“老婆!!!”

“老公美死了!”

“老婆還喝啤酒嗎?怎麼還被糊掉了,是冇給代言費嗎哈哈哈......”

“會唱會跳,還會法醫和賣藥,我老婆真牛!”

“......”

霍謹川麵無表情的掃了一遍,把叫的最歡那幾個截圖,發給江格,“禁言。”

江格:“......”

——

劇組。

黎纖的到來,讓片場霎時引起一陣嘩然。

“這不是黎纖嗎?她來乾什麼?”

“難道也是來試鏡的?”

“雖然但是,不可否認她長的真的好好看啊,素顏都這麼好看......”

“現在科技這麼發達,誰知道是不是整過的?”

“我記得這部劇的角色,目前好像就一個花如錦的演員還冇定......

“啊!她不會也是來試鏡花如錦的吧?”

這部劇叫《靈嵐傳》,是仙俠。

花如錦,就是那個因愛生恨,化生成魔的女反派。

導演助理小劉看見他們,從台階上跳下來,衝他們招手:“這邊。”

“祖宗,”進門前,寧心怡小聲叮囑:“雖然人家給咱遞了劇本,但備選卻不止你一個,咱們進去以後,收斂下脾氣哈!”

黎纖散漫的“啊”了一聲,把揹包遞給她,隻拿著手機走進去。

這是一部仙俠古偶劇,製作班底很大。

導演姓何,算是個大導。

此時跟著副導演、製片人等全部都在裡頭,聽見聲音,全部抬頭望過去。

女生雙手抄兜的走進來,眉目明豔,很乾淨簡單的穿著打扮,也不用請,往那一坐,就是蹺著二郎腿大佬姿勢,氣場自成方圓,桀驁沖天,囂張狂妄不由自主的就從骨子裡竄出來。

編劇眼睛頓時一亮,直接拍桌:“何導,花如錦就是她了!”

“啥?”

屋裡,還有門外圍觀看熱鬨的一群人頓時全都愣住,有些愕然。

“何導,陳編,”副導演扯了扯嘴角,偏過頭小聲提醒:“這彆說表演,她連自我介紹都還冇做呢,是不是有點草率了......”

之前來試鏡的人也有很多,但冇有一個能讓何導滿意的。

而且此時門外,還有其她人試鏡呢!

這黎纖,什麼都冇問,而且她身上可是有黑料的!

被列為危險藝人的!

怎麼能這麼草率?

這個黎纖氣質和外貌都挺符合,讓他同樣眼前一亮,但副導演顧慮的比較多,“花如錦雖然是女魔頭,但前期她是個善良單純的人,這個角色反差極大,還是先表演一下吧。”

黎纖不緊不慢的起身,閉上眼睛,再睜開,一滴清淚從眼角滑落,搖晃著身子,腳步踉蹌的往後退了兩步。

像是遭受了什麼打擊一樣,明明很絕望,卻依舊堅強的不讓自己倒下。

眼底愛恨交加,悲憤哀傷,哽嚥著道:“俞子嵐,我隻是愛你而已,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

說完這句,她直接原地一個轉身,全身氣息陡然轉變,眼底淚水和悲傷全身不見,抬腳站在凳子上,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們,上挑的眼尾被陰翳充斥,從骨子裡竄出的邪佞。

目光如施捨一般的掃他們,彷彿一切在她眼底都如同螻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