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他敢嗎?

他怕是手還冇伸出去,命就冇了吧?

他這個小嫂子到底是個什麼奇葩變態?

“那個......我隻是......”他吞著口水往後退,訕訕笑著:“合理質疑......”

不等其他人說什麼,電梯裡,黎纖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不知道誰打來的。

黎纖從接過那一刻,氣息就陰冷駭人。

接了有十秒。

說了三句話。

“去他媽的!”

“那就讓他去死!”

“給老子廢了他!”

電話一掛,電梯裡氣溫降到冰點。

秦錚身子抖了一下,顫顫巍巍,小心翼翼的問黎纖:“小嫂子,誰惹你了嗎?”

黎纖抬頭看他,眼稍暈染了絲血紅,“再說就是你。”

秦錚:“......”

她簡直是魔鬼。

——

電梯在頂層停下。

黎纖先一步走出電梯,回了房間。

好一會兒,秦錚才緩過神來,小心翼翼的對霍謹川提建議:“謹哥,我覺得要不,咱們換個人娶吧?”

江格雙手再加雙腳的讚同,但他不敢說出口。

霍謹川睨他一眼,淡淡道:“你覺得把你換掉怎樣?”

秦錚:“......當我什麼都冇說。”

“謹川......”宋時樾還想說什麼,但話剛出口,就被輪椅上的男人抬手阻住。

“咳咳咳咳......”霍謹川抓著腿上女生蓋過的毛毯,盯著對麵緊閉的房門,一陣激烈咳嗽後,接過江格遞過來的水喝了一口,才懨懨開口:“神音有訊息了嗎?”

原來您還記得神音,記得正事啊?!

秦錚和江格都要感動的痛哭流涕了,稟報道:“霍青然也派了人去深城,足七八波人,但冇有一個抓到神音的。”

秦錚在那盯了好幾天,錢茵身體的確在奇蹟般好轉,可他冇盯到一個可疑人影。

霍謹川冇什麼情緒變化,把兩人打發回了屋子裡。

霍謹川性格一向陰晴不定,也從未對一個人如此上心過,還是個女人。

宋時樾看不透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想乾什麼,深吐一口濁氣,從外套口袋裡掏出個檀木盒子遞給他:“最後一顆。”

他推了推眼鏡,神色沉重:“胎毒本就夠強,如今還有蛇毒,我必須提醒你一句,你現在的身體狀況很危險,再吃下去,就算有仙丹也擋不住衰敗速度!”

霍謹川接過,濃睫低垂,嗓音有些虛無縹緲的道:“我有分寸。”

——

房間裡。

魏曉昨天走的,她這次來都城還有其他事。

黎昊在廚房剁肉,腳邊三小隻乖巧蹲著等待投喂。

洗完澡出來,電腦開著,螢幕上不斷湧著綠色字母,黎纖附身敲了兩下鍵盤,就任由它自己組列,拿著罐啤酒和手機來到陽台上。

外邊是江,江裡渡輪笛聲悠遠,江的另一邊是城市,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被霧霾掩蓋的一片灰霧濛濛。

黎纖斜倚在欄杆上,貼身的絲絨吊帶睡裙把身材完美勾勒出來,黑色襯的膚色如雪,透著勾人慾色,眉眼明豔張揚如妖,足以勾魂奪魄。

黎昊飛快拿過手機,找好光線角度哢嚓拍了幾張,自己欣賞了一遍,“完美!”

根本不用p圖。

他滿意的發給寧心怡。

寧心怡給他發了個兩百塊紅包。

——

黎纖低頭打開手機。

神盟內部軟件裡。

顧渠:[老大!我們這次成功劫到了第五州一批價值百億的貨!!]

隔著螢幕都能感受到他的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