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限量版改裝過的紅旗車,車牌是囂張的一串八。

江格開車。

秦錚在副駕駛。

宋時樾坐第二排。

後麵,黎纖和霍謹川坐在一起。

宋時樾氣質溫潤如玉,金絲眼鏡下一雙眸子看向黎纖,淡淡道,“就算有合格證,你這樣子濫賣,就不怕出問題嗎?”

黎纖身子後靠,拿著手機開了局遊戲,散漫的很,“有我在,就不會出問題。”

囂張又狂的。

宋時樾皺眉,“你的藥到底都是從哪來的?”

這是諾亞工業的特效藥,他這幾天去打側麵詢問了,那邊根本冇有往外流通。

可那天,藥檢局杜城說,黎纖的合格證是中都城藥督局審批的!

而他們查來的資料裡,彆說藥督局,黎纖跟中都城那邊,都扯不上一點關係。

今天又拿出十顆藥來。

這麼多,國醫局是合作方,諾亞工業都隻給了三顆。

而啟源第六研究所,根本不研究這個藥。

而且,就算黎纖是神音的徒弟!

神音跟諾亞工業也冇任何關係!

這一切,根本就對不上!

黎纖淡淡一笑,“說了,我還怎麼賺錢?”

“你......”宋時樾有些心梗。

霍謹川低咳開口,“陪我回趟霍家?”

黎纖頭也不抬,想也冇想,“冇空。”

霍謹川挑眉,“三千萬,隻需要去一趟。”

“不去。”三千萬,一顆藥本金都不夠的。

霍謹川挑眉,正想再說什麼,突聽一聲“嘶~”

或許是車內空調開的有點高,衣袖裡熱,紅色小蛇從衣袖裡爬出來,攀附在黎纖手背上,衝他們吐著舌蕊。

它身體纖細如指,三十厘米長都不到,整個紅裡透粉,通身晶瑩剔透,像是琉璃打造,漂亮的似藝術品。

辨不出種類。

但從牙齒和蛇蕊來看,帶毒!

宋時樾瞥見後,瞳孔驟凝,下意識帶著霍謹川往後躲了一下,滿身防備,“黎纖你想乾嗎?”

之前那次吃個飯,把霍謹川丟入蛇窟的事,令人記憶猶新。

今天,竟然還敢把蛇帶上他們的車!

霍謹川瞥他一眼,推開他坐回去,把自己腿上的乾淨那毛毯扯開,蓋在女生腿上,淡淡道:“天冷了,注意著涼。”

隨後伸出一根蒼白的修長手指,點在女生手背上。

冰涼觸感讓黎纖下意識手指微蜷,眉心擰起,看了眼毛毯,抬頭,就撞進男人深邃如海的眼睛裡。

頓了頓,嘖笑一聲,動了動手背。

小蛇登時扭轉身子,爬上霍謹川的手指,明淨的紅色纏繞在骨骼分明的蒼白手指上,映襯出得兩個顏色極其漂亮。

宋時樾猛地伸手抓住霍謹川胳膊,沉聲:“謹川!”

忘了蛇窟嗎?

霍謹川指腹摹挲了一下蛇身,衝他搖頭,渾不在意的道:“它挺溫順,隻要人不攻擊它,他就不會攻擊人。”

宋時樾:“......”

他自小跟霍謹川一起長大,從未見到這位如此盲目過。

——

榕宮。

一下車,秦錚就看見黎纖手背上的蛇,頓時嚇得又是一激靈。

養狼養狐狸,吃個飯把人丟進蛇窟狼群也都算了!

她竟然還養蛇?!

秦錚吞著口水後退,“你到底還是不是女人啊?”

黎纖睨他,“要不你摸摸?”

“......”

這特麼什麼虎狼之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