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哇,黎小姐這個手鐲好漂亮啊,不知道是哪個牌子的,我也去買一個。”旁邊有幾個打扮華麗的年輕女人走過來,注意力也在黎纖手腕上。

陸婉眼睛微閃,笑道:“我也想問,姐姐是在哪買的?”

黎纖放下胳膊,衣袖往下蓋住手腕,麵無表情的道:“撿的。”

周圍幾人愣了愣,隨即笑出了聲:“黎小姐真會說笑,一個手鐲而已,你不會小氣到,看都不讓我們看看吧?”

“聽說這位黎小姐是從貧民窟出來的,冇見過世麵也就算了,怎麼就冇人告訴她,這種場合要穿正裝禮服來的嗎?”另外一個穿著白色禮裙的女人半掩著唇笑,語氣鄙夷。

“要我看你們就是嫉妒,”旁邊又走過來個留著短髮的女人,一字肩的黑色禮服,自帶風情,帶著笑對這幾人道:“黎小姐長這麼好看,穿片破布怕都能碾壓你們,她要穿禮服,那今天,所有男人就都看她,還有你們什麼事?”

“就你會說話?”白色禮裙那女人哼了一聲,端著酒杯離開了。

短髮女人走過來,笑看著黎纖:“我也覺得黎小姐的手鐲很好看,不知道可不可以借我們看看?”

黎纖眉梢微挑:“不好意思,不借。”

“怎麼了?”周曼走過來,看黎纖被一群人圍著,問了一句。

陸婉頓時變得委屈起來:“媽,大家隻是想看一下姐姐的手鐲而已,結果她不讓......”

黎纖的身份敏感,說出去就很丟人,要不是為了霍家,周曼根本不會帶她來這種場合,此時感受著周圍那些異樣目光,瞬間耳根發燥,隻覺得丟人。

她忍著厭惡,笑的和藹:“纖纖,既然大家想看,你就給大家看看,隻是看看,又少不了塊肉。”

黎纖掀了下眼皮子,眉眼揚起,清冷的視線掃過四周,淡笑著開口:“要不我開個手鐲展覽會?看在諸位名流的份上,觀看票價給你們打個九點九折。”

“......”

“噗嗤!”有人笑出聲:“黎小姐真是個有意思的人!”

是光陰傳媒的總裁李亦航,二三十歲左右,長相俊朗,成熟穩重。

“我記得之前看奇秀,她當時接受采訪,麵對一眾媒體詢問,當場來了一句,想聽豪門隱秘嗎?先給錢......”

“噗!就說是在貧民窟出來的,冇見過世麵。”

“我都嫌丟人,也不知道陸家怎麼會帶她來這兒的。”

帶著嘲諷的竊竊私語聲傳入耳中,周曼臉色一點一點變得難看,咬牙低聲警告:“你給我老實點兒!”

黎纖挑眉,手機在指尖打了個轉,無辜道:“陸總和陸太太讓我來的不是嗎?”

“你......”她回家後,就冇叫過媽,周曼也不稀罕她叫,可現在眾目睽睽之下,深呼吸,巴掌纔沒打出去。

“媽,”陸婉拉住周曼,撒嬌道:“媽,我也想要一個黎纖那樣的手鐲!”

麵對她,周曼神色瞬間緩和,寵溺道:“等回頭媽媽帶你去買。”

陸婉癟嘴,有些委屈:“可是我從來冇見過有賣的,不一定買的到。”

周曼皺眉,視線落到黎纖手腕上,隱隱約約可見那抹紅色。

她壓著不悅,聲音緩和:“一個手鐲而已,既然婉婉喜歡,你就送給她,當你們姐妹倆的見麵禮,等回頭媽再給你買彆的!”

陸婉倚在周曼身邊,在旁人看不見的角度,衝黎纖做了個挑釁的眼神,得意洋洋,長的好看又怎樣,親女兒又怎樣?

還不是她要什麼,周曼和陸盛海給什麼?

黎纖把手裡酒杯放到旁邊桌子上,衝著陸婉晃了晃右腕,“想要它啊?”

她唇角勾起一抹淺薄弧度,眼梢邪氣瀰漫:“自己來拿。”

陸婉一眼就看上了這個手鐲,此時見黎纖伸出手來,神色微動,笑的甜美:“那就先謝謝姐姐了。”

說著,她就要伸手去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