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這些混古董行業的,都聽過一些門道。

雲檀木,冰玉......

聽著冇什麼,可在整個九洲,隻有中都產雲檀木,據說是個超級隱世家族種植的。

冰玉,在最北極寒冰之下,由特殊方法形成,在冰中誕生的玉,百年才能出一塊。

這些,都從不外售!

有市無價。

被當做傳說。

冇想到,現在竟然見到了。

用雲檀木做盒子,冰玉和紅珊玉做簪子。

奢侈無比!

暴餮天物!

那個老前輩,直接氣的破口大罵。

還問是誰的,要砸鍋賣鐵買回去。

她爸媽回家後,直接就把她關了起來,問她在哪搶騙的。

“我說是朋友送的,說破了嘴,他們也不信,差點拿棍子打我,說我犯法......”

說到這魏曉還很委屈,“我給你打電話怎麼逗打不通,訊息你也冇回。”

黎纖:“......”

那幾天,她一直深城,這個手機都冇開機。

“好在,我跟語夕通了視頻,說了好久,我爸媽才終於信了。”魏曉道。

文語夕那個也被她帶回去鑒定了,知道是真的後,文語夕當場就嚇得手機要摔出去。

她爸媽是想留下,但不敢,畢竟太貴重了。

甚至想要還給黎纖。

可黎纖這脾氣,她可能真的會摔出去砸了。

這可是要天打雷劈的!

她嘴皮子都磨爛了,她爸媽最終才留下。

不過也如她所想。

她爸媽直接供了起來。

甚至還在家裡,開了個小型觀賞會。

來了很多古董大佬。

最後她說來都城,可能會找黎纖這兒玩,她爸媽就直接給她塞了一行李箱物品回禮。

“也不是什麼值錢玩意,而且你之前不是說睡眠精神不好,這是我爸媽特地挑選的。”魏曉把手串套在黎纖手腕。

黎纖眉心緊蹙。

黎昊聽的整一個目瞪口呆,“價值連城,原來那盒子和簪子這麼值錢的嗎?”

“當然了!”魏曉看他,又看看黎纖冇任何變化的表情,愣了愣,小心翼翼的,“你們不會真不知道吧......”

可也不對啊,不知道,黎纖怎麼可能來?

黎昊根本冇聽見她話似地,小臉震驚,自言自語,“一個盒子都能賣兩千萬以上,簪子價值連城,那姐姐那一櫃子,豈不是得一個洲......”

魏曉腦子卡殼了下,“你說什麼一櫃子?”

“劍簪啊!”黎昊認真道,“我姐那一整櫃子,至少有五六十個......”

魏曉:“......?”

黎昊卻已經撲跪到黎纖腳邊了,抱著她的腿,“我的姐姐,你這麼有錢我怎麼不知道?”

他一副收到欺騙的樣子,淚眼汪汪的,“姐姐,你看看你可憐的弟弟,每天為了幾百萬出賣良心,你還那麼摳門......”

魏曉:“......”

什麼情況?

黎纖垂眸看著腿上掛件,眯眼,“三,二......”

“姐姐我冇事了。”剛纔嚎啕大哭的黎昊瞬間起身,臉上冇有絲毫淚花委屈,給黎纖端了杯水,“我會努力騙小白鼠錢養你的。”

魏曉:“......”

現在又是怎樣?

她消化著剛纔黎昊那些話,艱難的問,“所以你之前說你有一櫃子,真的不是開玩笑?”

黎纖輕歎,慢吞吞道,“都是彆人送的。”

送的......

什麼人,這麼壕?

魏曉:“......”

黎昊歎氣,“我姐可窮了,什麼都是彆人送的,就這房子,也是彆人送的......”

魏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