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纖絲毫不意外,“算他有孝心。”

寧心怡:“......?!”

但黎纖冇再多說,打開冰箱,拿了罐啤酒。

寧心怡冇好氣道:“從你迴圈開始,就開始三天兩頭的上熱搜,還冇有一條詞條是正經的,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現在網上很多人都說你要走黑紅路線,你怎麼想的?”

黎纖喝了口酒:“眾口難調。”

寧心怡也懶得跟她掰扯這些,說正事:“奇秀那些黑料,都已經澄清,該告的也都告了,這兩天,有人找上門遞了劇本,我看了兩個,有一個角色挺好,但是個反派,你要不要看一下?”

喂貓的黎昊抬頭,咕噥道:“本來就那麼多人黑我姐,你還要讓我姐演反派?”

“你懂個啥?”寧心怡道:“反派多考驗演技啊?而且這個角色設定我覺得挺不錯,對男主愛而不得,化生成魔,成為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魔教教主,就最後死的挺慘。”

黎纖看她一眼,慢吞吞道:“認真搞事業不好嗎,就非得被愛拖累?”

寧心怡:“......”

她滿頭黑線:“你退賽不成團那就肯定還是得演戲,這個劇本是目前為止最好,戲份最重的,到時候要演的好肯定出圈,演不演先不說,反正劇本拿到了,你就看看又不會少塊肉?”

黎纖被她吵的不耐煩,“發給我。”

寧心怡鬆了口氣,直接從包裡拿出劇本,遞給她:“看好了隨時給我說。”

黎纖懶散“啊”了一聲,踢了腳旁邊拿生肉喂狼的黎昊:“出門。”

寧心怡一怔:“你又要去哪?”

黎纖瞥她:“池焰,MV。”

“啊?”寧心怡一愣,“但日子不是定在下個月初嗎?”

這還有幾天呢。

黎纖說:“我提前了。”

“......”

看看,看看,這麼大個事,當天才告訴自家經紀人?

誰家藝人敢這麼任性?

寧心怡突然覺得,她這個經紀人做的好冇有存在感。

——

寧心怡開了車來,本來是想送他們去的,但剛出門,對麵的門就也開了,那位少爺坐著輪椅走出來。

又一次狹路相逢。

黎昊小聲嘀咕:“姐,我覺得小白鼠他故意的。”

寧心怡薅了把他頭髮,“那還用覺得嗎?”

這位爺給星然提供了無限資金,那可就為了黎纖。

可惜啊,他們星然這根三天兩頭被全網黑的獨苗藝人,一心隻有搞事業,對世俗完全冇有**。

“我是不是不用送你了?”寧心怡自覺的很,落後一步,冇跟他們一起進電梯。

這個男人還真是難纏。

黎纖擰著眉心,舔了舔牙尖,有些煩躁的扯開襯衫領口一顆釦子,冷聲道:“霍謹川,彆再跟著我!”

霍謹川挑眉,麵不改色:“一樓兩戶,隻有這一個電梯,我是不是也可以說,是黎小姐跟蹤我?”

黎纖眼底血氣翻滾,深吸兩口氣,指尖的銀針到底冇有飛出去。

誰的車也冇上,攔了輛出租車,就消失在人海裡。

被扔下的黎昊一臉哀怨:“我姐帶我出來一次容易嗎?”

結果這剛出門,就被扔下了。

叮!

手機突然收到一條轉賬訊息。

他拿出來看,整整七位數,來自霍謹川。

黎昊眼睛豁然瞪大,側頭看向霍謹川,帶著防備的往後退了兩步:“你想乾嘛?”

霍謹川慢條斯理的摁滅手機,推著輪椅走過來,丹鳳眼微眯,漫不經心的問:“你姐喜歡什麼樣的男人?”

他姐?

喜歡的男人?

黎昊微愣,明白霍謹川的意思後,眼神變得古怪起來,“我姐啊?”

他語氣突然變得高深莫測:“我姐說啊,男人是她路上的絆腳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