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醫生在病房裡,圍著錢進濤請求,想要見神醫一麵。

九州第一神醫,神音。

隻要是醫生,就都聽過這個名字。

甚至很多人,都是因為他的名號纔來當醫生的。

可謂是影響了一代人。

現在,竟然出現在這裡,出現在他們醫院!

近在咫尺!

他們都想一見!

黎纖隱藏身份,定有她的考量。

而且,黎纖在他們父女倆麵前露出真容,那是對他們的信任!

她還救了自己的女兒!

錢進濤答應了保密,必然不會泄露分毫,抿唇,沉聲對這些醫生道:“神醫已經離開了,我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錢......”

“我要休息了,你們可以出去嗎?”

這些醫生還想說什麼,錢茵突然開口,有些不耐煩。

“我女兒要靜養,諸位還是先去忙吧!”錢進濤把這些醫生全送出去,剛回來,就見單肩揹包的女生從另一邊走來。

他神色一凜,帶著人進入病房,反掛上門,才低聲開口:“從昨天晚上到現在,已經有好幾波人來這問神音了。”

“我知道。”黎纖淡淡頜首。

“纖纖姐!”錢茵看見她,眼睛一亮,撐著胳膊就從床上坐了起來,臉色和精神比前幾天都好了很多。

稱呼變得還挺快。

黎纖嘖笑一聲,在床邊坐下,“手給我。”

今天是最後一次治療。

取針,紮針,一切都行雲流水的像是在進行一場表演。

聽著病房外動靜,黎纖收著針,淡淡道:“出院後,前一個月總吃醫細糧溫養,藥按時服用,到時我來給她複查。”

錢茵一怔:“纖纖姐,你要走了嗎?”

黎纖點頭。

錢茵不捨得,但也知道外邊好多人在抓黎纖,拽住她衣袖,眨巴著眼睛:“我好了以後,可以去都城找你玩嗎?”

黎纖看了她一眼,點了頭。

錢茵笑開眼,鬆開手,“那纖纖姐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黎纖笑了笑,戴上口罩和帽子離開病房。

錢進濤跟出來,“需要我派人保護你嗎?”

黎纖視線落在前方,眸子微眯,搖頭道:“不用。”

錢進濤也看見了那幾人,他已經查到了這些人身份,皺了皺眉,低聲道:“據我所知,這位少爺雖然是殘廢,但可不是個善茬......”

的確不是善茬。

黎纖哂了一聲,拉低帽簷,抬腳離開。

霍謹川麵不改色的跟上去,淡笑著問:“安慰完粉絲了?”

黎纖“啊”了一聲,走進電梯裡,拿出手機看訊息。

柳煙又出任務去了,把黎昊一個人扔在了都城。

這小子學校困不住他,四方殿的訓練營又過於殘忍,剛從南白洲待了三個月,送進其他基地,那群小東西又冇人養......

麻煩!

秦錚怕真的再變啞巴,這會兒變得格外安靜,宋時樾和江格本來話就不多,幾個人擠在電梯裡,連呼吸聲都能聽得見。

看她眉心蹙了又蹙,霍謹川溫聲問開口:“接下來要去哪?”

黎纖回著訊息:“回都城。”

霍謹川指腹摹挲著金色的手機殼,垂眸思索片刻,眉梢微揚:“一起?”

宋時樾垂頭看他,皺了皺眉,提醒道:“我們是來深城是找神音的。”

黎纖打字的指尖稍頓了一下。

霍謹川羽睫微遮,冇什麼表情變化,在電梯到達一樓的時候,又開口:“秦錚留下。”

秦錚:“......”

為什麼受傷害的總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