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錢茵的身體,普通中西藥都已經冇用了,這是另一種特效藥,調養血氣,滋養內臟肺腑用的。

一共十五顆。

“謝謝!”錢進濤又道,女兒就是他的命,彆說五十萬,五千萬一顆他也會毫不猶豫的給。

“黎......黎纖......”錢茵這纔回神,想下床但剛輸上營養液不能動彈,她看著黎纖,眼睛亮的驚人:“你可以給我簽個名嗎?”

黎纖挑了下眉,“你不怕我了?”

錢茵脖子一縮,下意識想起她拿著刀針說要殺自己的模樣,但想到這是自己喜歡的人,就又不怕了!

連連搖頭,激動道:“之前我不知道是你,我以為你是騙子,對不起,我......”

她今天一天的情緒波動都挺大,怕她再昏倒,黎纖拿了紙筆簽名,剛簽到一半,病房的門又直接被人從門外推開,一群人闖進來。

“你們又要乾什麼?”錢進濤臉色陰沉的攔住他們。

宋時樾微微一笑:“隻要錢總配合,我們定不會做什麼。”

“你們......”

“小嫂子?”

錢進濤正欲喊保安,卻突然聽一聲錯愕的聲音響起。

秦錚看著病房裡的黎纖,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揉了揉眼睛,這人還在,他目瞪口呆,“小嫂子你怎麼會在這兒?”

宋時樾這也纔看見屋裡的人,愣了愣:“黎纖?”

這兩聲傳進門外人的耳朵裡,緩緩推著輪椅進來。

四目相對,整個病房又是一場盛大的寂靜。

灰濛濛的眸子露了天光,掃過這個病房,如描繪般的眉眼微蹙,霍謹川先開口,嗓音低沉:“怎麼會在這裡?”

黎纖垂眸把剩下半個字簽完,才散漫道:“你們不也在這裡?”

“我們是來找......”

“咳!”

秦錚下意識就要脫口而出,被宋時樾一聲乾咳阻住。

“你們......”這一幕讓錢進濤愣了愣,遲疑的問:“認識?”

“娃娃親和未婚夫妻的關係,”霍謹川蒼白的薄唇微勾,坐在輪椅上也難掩矜貴,漫不經心的:“算是認識吧?”

錢進濤:“......”

既然這樣,那為什麼黎小姐還要隱藏神音的身份?

“所以,小嫂子,”秦錚還是好奇:“你還是冇說你為什麼會在這兒啊?”

他們是收到訊息說神音折回來了,可神音冇找到,卻在這看到了黎纖?

“她是來看我的!”錢茵搶在黎纖前頭開口,聲音清脆。

秦錚等人都看向她。

錢茵舉起手裡平板電腦,正在放最新一期的奇秀105,她眨巴著眼睛道:“是我臨死前想見我的偶像一麵,我爸花錢把她請來看我的!”

“......”

錢家有錢有權,花錢把自己女兒的偶像請來慰問,也不是不可能。

但這個人是黎纖啊!

黎纖她缺錢嗎?

黎纖那性格脾氣,會是那種被錢收買,下線乾這種事情的人嗎?

秦錚等人嘴角抽搐,信你纔有鬼。

“小嫂......”

“你的簽名,買二贈一。”

偏這時候,黎纖起身,把手裡簽了名的卡片和衣服遞給錢茵。

秦錚:“......”

霍謹川皺眉:“缺錢為什麼不告訴我?”

黎纖麵無表情:“無功不受祿,少爺的錢太燙手。”

霍謹川鳳眸微眯,低笑一聲,驚為天人的麵容上淚痣妖冶,嗓音醇厚:“無須功祿,隻要你我名字寫在同一張紙上,我的一切就都是你的,光明正大何來燙手?”

這話給他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