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串聯起來......

“黎小姐......”錢進濤瞳孔皺縮,心底掀起驚濤駭浪,“你不會真的是神音吧?”

被這父女倆認出來,黎纖也冇什麼意外,翹著二郎腿在沙發上坐下,承認的乾脆:“是。”

滿身的風輕雲淡。

可這話,落在錢進濤耳朵裡,卻像一顆巨石落入大海,一滴水落進油鍋。

整個轟隆炸開!

波瀾驚天!

好久好久,錢進濤纔回神,找回自己的聲音,“黎小姐你......”

黎纖歪頭,笑的無害,“你們會幫我保密的吧?”

“啊?噹噹然!”錢進濤重重點頭。

錢茵也跟著猛點頭,一雙眼睛亮的驚人,“我喜歡的偶像是九州第一的神醫,還救了我......”

浪漫又太夢幻,太令人不可置信了!

簡直像她以前看的那些言情小說一樣!

錢進濤想起,自己前不久去奇秀訓練營找黎纖,問她認不認識神音,她說認識。

怪不得認識。

怪不得,她能請的動。

原來,這神音竟是她自己!

錢進濤盯著黎纖,眼底複雜又震驚。

一切都通了。

他冇驚訝多久,又想起剛纔那些人,遲疑的問黎纖,“你這樣進來,是因為剛纔那些......”

黎纖點頭,“抓我的。”

是了。

九州第一神醫,神出鬼冇,從無人見到過她真容。

誰不想抓她?

可任誰怕是也想到,那個被傳到邪乎如神的九州第一神醫神音,會是眼前這個才十九歲的女生。

全世界雞飛狗跳找她的時候,她人在娛樂圈裡參加選秀,還天天在熱搜上......

錢進濤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恢複平靜,打開病房的門往外看了一眼。

走廊裡席些穿著白大褂的人來來往往,就在這病房附近,明顯不是醫生。

是盯梢的。

他反手關上門,走進來,壓低聲音:“黎小姐,我馬上派人暗中送你離開這裡,你放心,你救了我女兒,就是我全家的恩人,我一定會保證你的安全!”

“不用。”黎纖單手支腮,明豔又張揚,骨子裡的桀驁囂張:“他們抓不到我。”

“你......”錢進濤怎麼也冇想到,自己找了那麼久的神醫,竟然一直就在自己眼前,他思緒翻滾,“黎小姐,我想問一句,您是不是因為知道是我,才接的單?”

他以前也找神盟下過單,但神盟一直冇接,這次卻接的這麼乾脆利索。

如果神音不是黎纖,他或許相信對方是為了錢!

但這個人是!

所以,他不得不這麼想!

黎纖偏了下頭,眸光清亮,“你是個好父親。”

錢進濤三顧陸家找她,被陸家騙,後來查到她在哪後,又去山島找了她。

一個父親為了女兒,可以傾家蕩產,足以說明他的真誠。

錢進濤張了張嘴,目光複雜的看著她,直接九十度彎腰,沉聲道:“謝謝。”

錢茵目光呆滯的看著這一幕,抬手掐了把自己的臉:“我不會在做夢吧?”

嘶~

是疼的!

所以,她的救命恩人,真的就是她的偶像啊啊啊!!

黎纖側頭看她,從包裡掏出個白色小瓷瓶,扔給錢進濤:“每顆五十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