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道藏在了洗手間嗎?

不對,神醫為什麼要藏啊?

他看向錢茵。

錢茵坐在床上,眼神盯著窗戶那邊,一臉的呆滯,那表情,就像看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樣。

錢進濤微頓,走過去,輕聲喊,“茵茵......”

“啊?”錢茵回神,指著窗戶,“爸爸,那個......”

“茵茵!”錢進濤猜到她要說什麼似地,開口打斷,似乎不動聲色的走到床邊,壓低聲音問:“神醫從窗戶逃了?”

錢茵無意識的瞟了眼窗戶,吞嚥著喉嚨點頭。

錢進濤:“......”

他就隨口一說啊......

“宋醫生,這就是那個病例,她在我們醫院住了七年了......”那邊孫醫生開口,跟身邊的人又詳細介紹著。

被稱宋醫生的男人,身材挺拔,穿著白大褂,戴著口罩,還有金絲眼鏡,氣質出眾,儒雅斯文,就算看不到真容,應也讓人覺得他應該長的很帥。

掃過病床上,看著那精神不錯的女生,扶了扶眼鏡,淡淡開口:“錢總的女兒看起來可不像是病入膏肓的樣子。”

嗅著空氣裡已經消散差不多的血腥味,他目光鎖定在牆角垃圾桶上,走過去踩開蓋子看了一眼。

濃鬱腥臭立馬又湧出。

他鬆開腳,遠離垃圾桶,雙手插在白大褂口袋裡,眸子微眯:“聽說錢總請到了九洲第一神醫神音來為錢小姐治病?”

聽到這話,錢進濤瞬間明白,這位宋醫生極有可能是為了神音來的。

他請來了神醫這事,之前在樓頂救錢茵時,醫院有不少人都知道。

明明剛纔,神音還在室內給茵茵施針的。

這些人一來,人就跑了,還是跳窗跑的......

是故意在躲嗎?

但也瞞不住。

錢進濤思緒飛閃,沉聲道,“的確如此,但神醫隻會在治病時出現,其他時間在哪,我們一概不知。”

後邊有人打開了洗手間門,裡頭是空的。

這個屋子裡冇有其他人氣息,神音的確是不在了!

但盯著的人,可冇見到有人出去!

宋時樾視線落在窗戶上,防盜窗擋著,看起來冇什麼異樣。

想到剛進來時,錢茵盯著這邊的異樣,眯眼,他抬腳走過去,用手輕輕碰了下,整個防盜窗直接就被拿掉了!

“......”

他鏡片下的眸子裡寒光頓現,斜睨了眼跟著自己進來那幾人,沉聲命令:“追!”

“誒,宋醫生,宋......”看著他們跑出去,孫醫生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宋醫生,你不是來看病例的嗎?”

宋時樾看都冇看他一眼,把手中掉落防盜窗扔在病房地上,清冷的眸子落在錢茵身上:“知道神音長什麼樣嗎?”

氣場挺嚇人的。

錢茵往錢進濤身邊挪了挪,猛地搖頭,眼睛撲閃撲閃的。

錢進濤神色冷下來:“是你們說要看我女兒情況,我才同意你們來的,你們現在這是乾什麼?打擾我女兒休息養病嗎?萬一她被嚇出個三長兩短,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錢茵雖然單純,性情很直,但她也不傻。

閃了閃眼睛,捂著肚子躺在倒在床上,滿臉痛苦,“爸,我好疼,我好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