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拎著輕,並看不清真容。

此時在燈光下,她的容貌完全映入眼簾。

頭髮稀疏,臉色發黃,身材枯瘦,就像是皮裹在枯乾上,凸起的骨頭都很萎縮,氣息很弱。

看著就像是病入膏肓的人。

黎纖給她把脈,片刻後,問錢進濤,“她都吃過什麼藥?”

錢進濤抿唇,“太多了,隻要能救命的......”

從八歲那年剛被查出有病,就一直在吃各種藥,各種化療,請了很多名醫,都說她能活到現在已經是奇蹟。

“本來都靠呼吸機了,是黎小姐的仙丹讓她恢複了些精神,能夠下床自由活動一下......”

但多數時候,也得吸氧。

看不清對方麵容,也看不到對方神情,隻覺氣氛低沉,錢進濤緊張的問,“神醫,怎麼樣?”

“藥物吃了太多,腐蝕身體,也因此身體產生了抗體。”黎纖淡淡道。

仙丹對她有用,但那目前也隻是初研階段,還冇真到,起死回生藥到病除的地步。

錢進濤心臟凝緊,“您能救嗎?”

幾秒後,黎纖吐出一個字,“能!”

“真的嗎!”聽到她說出口這話時,錢進濤身軀一震,彷彿看到了曙光,整個都要給黎纖跪下,“隻要您能治好我女兒的病,我錢進濤下半輩子為您做牛做馬。”

黎纖瞥他一眼,“做牛做馬就不需要了,我餓了。”

“啊?哦!好的!”錢進濤轉身就出去去打電話,讓人準備吃的。

——

這是無菌病房,但一切設施都很齊全。

包括室內電視電腦等物,也全是消過毒的。

畢竟錢進濤為給女兒創建一個良好的環境,花了很多錢,做到這個也不困難。

錢茵醒過來的時候,身上痛處已經消失,她一陣恍惚,纔想起自己昏倒前那個嚇唬她的可惡的人。

“醒了。”

思緒還在翻滾,耳邊突然響起一道聲音。

錢茵嚇一跳。

側頭就看見一個全身被黑色籠罩的人。

看不出男女,也看不出年齡,除了皙白的手,一點真容和皮膚都看不到。

正在玩手機。

她微怔後,擰眉,淡淡問:“我爸給了你多少錢來騙我?”

黎纖控製著遊戲人物團戰,頭也冇抬一下,嗓音壓的雌雄難辨:“十億。”

“什麼?”錢茵驚的直接撐著胳膊坐起來,滿臉的憤怒:“以前那些裝神醫的演員騙子開口頂多也就兩百萬,你直接要十億?你怎麼不去搶銀行啊?我告訴你,我爸好騙我可不好騙......”

這事,錢進濤跟黎纖說過,大概就是為了讓有錢茵活下去的希望,請過一些人來演神醫,還有一些為了錢來的騙子......

狼來了這種事,一次兩次還行,多了,就算真的來了,人也不會信了。

“我纔不會相信你這種騙子,你給我滾出去,不然我就報警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