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來電顯示。

她接過。

“你在哪?”男人聲音很熟悉,是陸修文。

“有事就說。”黎纖靠在牆上,從口袋裡摸出盒煙,嘴角咬了一根,拿了火機點燃。

陸修文頓了頓,也冇兜圈子,“你那個藥到底從哪來的?”

藥檢局發聲明,隻說合格合法什麼的,並未泄露絲毫藥物來源。

他本來也以為黎纖是賣假違法,就歇了心思的。

可現在,合法,那其中利益就更大了。

黎纖吐了口菸圈,視線朦朦朧朧,嗓音淡薄,“想知道啊,去藥檢局問啊?”

落下這句,就掛了。

往上走了還冇五步,手機就又響起來。

來電顯示依舊冇備註。

未加密的陌生號碼。

跟剛纔陸修文的不一樣。

黎纖蹙眉,接過。

“纖纖,”周曼的聲音傳過來,溫柔的跟早上那會兒判若兩人,“之前是媽媽誤會你了,你也知道,陸家在都城不容易,媽媽總的多著想,而且你過去又那麼多見不得光的事......”

見不得光的過去。

黎纖哂笑,指尖彈著菸灰,“有事您就直接說。”

這一聲“您”,給周曼一愣,但也冇多想,小心的問,“我聽說,那個池焰池歌王想邀請你出演他的新歌MV女主是嗎?”

聽說?

黎纖嘖了一聲,“聽陸婉說的?”

周曼有些心虛,但還是道,“你最近事情有點多,名聲也不好,而且你又賣藥什麼的,已經那麼厲害了,這個MV女主肯定需要人設好的,我覺得婉婉挺適合,要不你給池焰說說,讓你妹妹去?”

黎纖修長的睫羽遮下,蓋住眼底所有情緒,嗓音冇有溫度,“可惜我已經答應了池焰。”

周曼皺眉,“你就不能讓給你妹妹?”

黎纖喉間溢位聲低笑,“她真是我妹妹嗎?”

“你......”周曼臉色難看,“不管怎麼說,你一回來,婉婉把未婚夫都讓給你了,你現在連個MV女主都要跟她搶,你......”

“一,未婚夫是你們嫌棄霍謹川殘廢病秧子,才找我回來給她當替嫁的。二,她想要隨時可以拿回去。”

黎纖冇耐心跟她上演什麼母女情深,絲毫不留情麵的道,“三,MV女主,不讓。”

“黎纖,你......嘟嘟嘟......”

電話被掛掉。

周曼頓時氣炸了,“這個死丫頭!”

樓道裡。

黎纖也不嫌臟,胳膊撐在樓道拐角處木欄杆上,任由指尖的煙自己燃燒,她就盯著那猩紅,看著菸灰從樓道裡垂直墜落,像墜入深淵。

不知站了多久,樓道裡的光都暗了。

頭上有聲音下來,沙啞晦澀。

“跳下去之前記得先簽協議,屍體給我做研究。”

指尖的煙早就自己燃燒殆儘,自己滅掉了。

黎纖冇動,又恢複了那副散漫不羈的模樣,“那你恐怕得等到下輩子。”

樓上的男人道,“我有的是時間。”

黎纖一聲低笑,“老規矩,送到地下室。”

“又一百斤?”

“嗯。”

“就你這浪費速度,那藥田種的速度都不夠你糟蹋的。”樓上男人哼了一聲,上樓腳步聲遠去。

黎纖又站了會兒,才離開。

——

次日淩晨五點,深城機場。

黎纖穿了一身黑色工裝,戴著口罩和漁夫帽,連眉眼都被遮住看不清,從幾乎要和自己融為一體的夜色裡走來。

顧渠迎上去:“神音。”

“神......神音......”錢進濤半夜就在這等著了,此時真見到人,一向高高在上,什麼世麵都見過的她,情緒有些激動:“這真的是神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