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竇磊也看著她,“你什麼時候那麼善良了?”

黎纖慢吞吞道,“我聖母。”

“......”

說給鬼聽鬼信嗎?

黎昊似乎明白什麼,湊上去小聲說,“我姐去選秀,最後又退賽,她覺得她配不上,那些認真打投粉絲的真誠。”

寧心怡:“......”

自草草不在後,她就覺得自己不配任何人的好。

那是她心裡的刺。

黎昊衝寧心怡搖頭,冇人比他更瞭解姐姐。

黎纖把平板扔給寧心怡:“我要去一趟深城。”

寧心怡回神,微頓,“去那乾嘛?”

“有事!”黎纖言簡意賅,踢開凳子起身,走了幾步又頓住,回頭道:“哦對了,我自己接了個活。”

竇磊:“......?”

“......”寧心怡小心翼翼,“什麼活?”

黎纖歪了下頭,唇角微勾,精緻的眉眼裡斂著邪氣:“池焰的新歌MV女主。”

“......”

黎纖不管石化的兩人,就推開玻璃門走了出去,黎昊連忙揹著貓包追上去。

“誰?她剛纔說誰?”竇磊半晌才反應過來。

寧心怡:“......池焰?!”

這位祖宗,一天不給她找刺激不行是吧?

可黎纖人都走了。

她不像是開玩笑的人。

而且這事,昨天老紀那個聲明也說了。

竇磊想了想,“要不,打電話給池焰那邊問問?”

寧心怡點頭,找到池焰工作室那邊電話打了過去,“你好,我找紀洪生。”

那邊很快轉接給老紀。

寧心怡客氣道,“我們纖纖說接了池焰新歌MV女主這事,是開玩笑還是真的?”

“接了?”老紀微頓。

語氣迷茫。

寧心怡心頭一跳,“你不知道嗎?”

老紀皺眉,“不是,你確定黎纖說接了?”

這邊完全不知道的語氣。

寧心怡深呼一口氣,“纖纖剛纔說她接了,但她也可能是開玩笑,是我們太過......”

“你再等等!”老紀抓捕住重要字眼,轉頭拿私人手機打給池焰,把這事說了。

池焰也愣了愣,情緒激動,“那就是她答應了!”

老紀瞬間明白,給寧心怡這邊回道,“是有這事,具體詳情細節,我明天去星然跟你們談。”

寧心怡和竇磊:“......”

——

最近事出的有點多,貧民窟和榕宮依舊都被盯著,不止那些人,還有記者狗仔什麼的。

黎纖讓黎昊自己回榕宮。

黎昊把黑色揹包遞給她,哭喪著臉:“姐,你真的不能帶我去嗎?”

黎纖麵無表情,“你會暴露。”

黎昊低頭看了眼自己好認的小身板,委屈癟嘴,沮喪道:“那我等你回來吧。”

目送黎纖上了出租車,黎昊正也準備打車回榕宮,就見一輛招眼的邁巴赫停在身前,車窗搖下,秦錚的腦袋露出來:“我剛纔好像看到了你姐?”

黎昊瞥了眼車裡頭的霍謹川,麵不改色道:“冇有。”

“上車。”霍謹川開口,嗓音清沉。

豪車當出租,不坐白不坐,黎昊爬上車:“榕宮謝謝。”

——

黎纖走在貧民窟,去了那棟破舊壓仄的樓。

剛進樓道,電話就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