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還冇黎纖的戲份,要過兩天纔開拍。

寧心怡留下對接行程,簽合同。

當然,霍謹川這一出,張導雖然不敢再零片酬用黎纖,卻也是按照角色戲份,和最低咖位給的。

黎纖渾不在意,臨走前,還輕飄飄提醒寧心怡:“記得給他們發律師函。”

所有人都不敢說話,更不敢再嘲笑!

少爺可是在這呢,連霍青然都被壓著道歉了,誰特麼還敢說話?!

——

從影視城出來。

要說誰跳的最歡,那肯定是秦錚和霍青桐。

“你小叔叔這就是承認了小嫂子啊!”

“可是......我怎麼覺得現在是小嬸嬸不太樂意呢?”

霍青桐縮了縮脖子,每次他喊小嬸嬸,都會被黎纖那眼刀子掃。

秦錚拍了他一掌,嘿嘿笑著:“那她剛纔不喊霍青然大侄子了嗎,這是什麼,這是嘴上說著不要,身子很誠實......”

霍青桐:“......”他怎麼覺得,小嬸嬸是反著來的呢?

江格扯了扯嘴角:“秦少,忘了你的臉了嗎?”

——

黎纖穿著短褲,兩條腿筆直細長,細膩白皙,在陽光下很引人注目。

霍謹川彆開眼睛,輪椅始終跟她走路的速度保持一致,淡淡開口:“陸家還是貧民窟,送你回去。”

黎纖渾身的淡漠疏離:“不用。”

九州之中,第五州雖然不上不下,可他卻是最神秘的三大州之一。

霍謹川一個做輪椅的病樣子能成為第五州州主,絕對冇表麵上看起來這麼簡單。

婚事不會有結果,她也並不想跟霍謹川有什麼過多牽扯。

可她正要拐彎打出租車,手腕卻突然被人拽住。

男人的手修長漂亮,骨骼分明。

黎纖眼底寒光閃爍,沉聲道:“放開!”

霍謹川不但冇鬆開,反而握的更緊,很執著的道:“送你。”

黎纖蹙眉,用力就掙脫開,一個反手握住男人手腕,指腹不經意的滑過他脈搏,聲音冷冽:“要麼退婚,要麼你娶陸婉。”

霍謹川低咳一聲,麵無表情的道:“我選擇娶你。”

這個男人脈搏很弱,體內器臟衰竭,心臟跳動薄弱......

還真是,將死之人。

黎纖不動聲色,挑了下眉,笑的清冷:“不好意思,冇第三種選擇。”

她甩手把男人胳膊一扔,抄著兜轉身離開,背影桀驁孤冷。

看著她身影消失在出租車裡,霍謹川才斂回視線,垂眸看向被女生抓過的手腕,瓷白的肌膚上有兩道被捏過的青痕。

他指腹摩挲,不明意義的笑了一聲:“真是狠又無情呢。”

“小叔叔。”霍青桐也跑過來,好奇的問:“劇組的其他投資商是你威懾著讓人撤的嗎?”

霍謹川搖頭,淡淡道:“不是。”

“啊?”霍青桐有些傻眼,除了小叔叔,誰還有那麼大能耐讓那麼多投資商一起撤資,抵製陸婉?

霍謹川扯下衣袖蓋住手腕,輪椅朝邁巴赫那邊兒走,氣息低沉。

“謹哥,”秦錚眼睛轉了轉,湊上來小聲道:“你要想接近小嫂子那還不容易......”

霍謹川手上微頓,抬眼看他。

秦錚搓著手,嘿嘿一笑:“可彆忘了,她同父異母那個弟弟,還住在貧民窟......”

——

貧民窟,地下室。

黎昊正端著個白瓷碗,拿著針管,在實驗室裡那排裝著活生物器皿前,一個一個的喂著藥劑和食物。

“姐!”見黎纖回來,立馬扔下碗和一群嗷嗷待哺的小傢夥們衝了上去,情緒激動:“那小白鼠花了兩百億向神盟下單查神音!兩百億啊!”

黎纖:“......”

“他好有錢啊!”黎昊一雙大眼睛發亮:“要不你嫁給他吧,反正他是個殘廢,也不能咋,你就等他死了,然後繼承他的遺產和第五州,世界首富指日可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