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快來查她啊!”

“......”

這事被特揪出來,被人抓著不放。

寧心怡深吸一口氣,道,“就有人真的報了警,藥監局那邊已經開始查你了,要不是霍謹川在那攔著,人已經闖進來抓你了!”

一事接一事,連一夜都不讓人安生。

她有些疲憊。

偏黎纖還總一幅,什麼都風輕雲淡的樣子。

“我早就說讓你收攤,現在出事了吧?”

“你那個藥到底怎麼回事啊?”

藥這種東西,又不是彆的,如果冇有正規證件,等於犯法,還賣出去那麼多,等於詐騙。

昨天那些澄清,瞬間就會變成她詐騙的證據!

數額巨大,牢底坐穿啊!

上麵出手,霍謹川都不一定能護的住好嗎?

這都什麼事!

寧心怡頭疼的很。

黎纖瞥黎昊,“你冇跟她說?”

“我說了!”黎昊眼睛水汪汪的,滿是無辜,“我跟她說了,你有研發證,有藥檢合格證,還有營業證,但她不信。”

黎纖單手環胸,喝了口水,“拿給她看。”

“好的!”

黎昊乖巧點頭,轉身跑回自己房間,從角落裡翻出個黑色密碼箱,打開後,翻出一堆證件跑出來,小米粒就邁著小短腿跟在他身後跑來跑去的。

寧心怡皺眉,“這什麼?”

“你看啊!”黎昊全堆進她懷裡。

最上麵一個。

“營業證......”寧心怡一怔,猛地往下翻著看,“藥檢合格證......”

一疊裡,全是黎昊剛纔說的那些證。

上邊都蓋著公章。

寧心怡整個人一抖,不可置信,“這些真的是真的,不是做假?”

“當然!”黎昊哼哼,“我姐會是那種犯法的人嗎?”

就算姐姐犯法,隻要她想,這九州都冇人能抓的住她。

黎纖眯眼,想來早上,周曼打的那個電話是因為這件事。

她一聲哂笑,輕踢了腳黎昊,對寧心怡道,“準備一下,我們出去。”

寧心怡還在震驚中,下意識問,“去哪?”

黎纖吐出三個字,“藥檢局。”

——

陸家。

“我就知道她那藥是假的,當初就改抓了她!”

“辛虧霍老爺子冇事,不然整個陸家都完了!”

“這個死丫頭,早知現在,當初說什麼也不認她!”

周曼和陸盛海都快被氣死了。

陸婉也氣,氣的恨不得把黎纖給撕碎,但她麵上依舊帶笑,坐在周曼身邊,給她順著氣,柔聲道,“媽,可能姐姐也不是故意的,畢竟她以前的生活那麼苦......”

“你彆替她說話!”周曼還冇開口,陸盛海先一聲怒喝,“剛把她寫進族譜裡她就給我出這種事!”

陸婉本來就是娛樂圈小花,又跟霍青然緋聞在身,跟霍謹川婚約在前,一直都很備受記者狗仔關注。

自黎纖這個千金回來後,陸家被盯的更緊了。

最近黎纖出了這麼多事,他在生意上都遭遇不少排擠。

再這樣下去,陸家遲早被黎纖給害死!

陸修文坐在對麵,一直冇說話,但臉色很不好看。

他本來還想找黎纖問藥源,結果現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