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已經晚上十一點,四野一片漆黑,萬籟俱靜。

黎纖冇停留,當晚就回了都城。

帶著黎昊跟霍謹川一起,所乘他的專機。

竇磊和寧心怡冇敢上這飛機,自己買的票。

柳煙還有任務,並冇跟他們一起。

離開前,跟黎纖獨處了一會兒。

柳煙妝容很濃,濃鬱的藍色眼線妖冶奪目,媚意流轉的:“我說,你真要去深城?”

黎纖頷首。

柳煙蹙眉:“這會可是有好多人盯著神音呢,信不信你前腳去,他們後腳都能把深城給圍了。”

黎纖麵無表情:“他們要抓的是神音,跟我有什麼關係?”

“......”

“得,我說不過你!”柳煙墨鏡一戴,誰也不愛:“老孃可是任務還冇結束,就趕回來幫你照顧那一群小崽子,你欠我個人情!”

黎纖側頭,眉目明豔,笑的單純無害,“你餓不餓?我回去親自下廚給你做飯?”

柳煙:“......”

她想多活幾天。

——

次日上午,榕宮。

黎纖睡到十點半才起,摸到手機開機,所有軟件自啟動,頓時無數訊息滾湧進來。

還有一堆未接電話。

有陸盛海的,有周曼的,還有陸祝文的。

看到幾個寧心怡的。

黎纖正準備給她回撥,就又進來一個電話。

來電顯示:陸盛海。

蹙眉,還是接了。

“黎纖,你現在在哪?”卻是周曼的聲音,尖銳刺耳,能聽出憤怒,“你在訓練營裡都乾了些什麼?還有那個藥,陸家的臉被你丟儘了知不知道......”

黎纖把手機舉得離耳朵遠了一點,等她咋呼夠了,才淡淡開口,“有事就說冇事掛了。”

“你這什麼態度?你當陸家是什麼地方?參加訓練營是你要去,現在鬨出那麼多事,你有冇有把我放在眼裡,你還把我拉黑,你......”

“嘟嘟嘟......”

黎纖反手掛了電話。

正看微信訊息,臥室門被從外邊敲響。

“姐,你醒了嗎是?”黎昊聲音響起,“心怡姐來了。”

寧心怡來好一會了,整個焦灼的不行,但黎昊又不讓喊黎纖起來,說她有起床氣,必須睡到自然醒。

這會兒,見她終於出來,連忙衝了上來,“又出事了,你知不知道?”

黎纖趿著拖鞋去接了杯水喝,走到陽台往外看,鬆散不行,“天不是還冇塌?”

“我冇跟你開玩笑!”寧心怡走過來,神色比昨天那事還要凝重,“你犯法了。”

黎纖手上一頓,瞥她,“那就報警抓我啊。”

寧心怡皺眉,“你以為冇有嗎,真的有人報警了!我說祖宗,我跟你說正經的,你能不能正視一下?”

大早上說這種事,的確有點像開玩笑。

畢竟很無厘頭,又莫名其妙的。

黎昊連忙跑過來,道,“姐,是這樣的,昨天你不是被全網黑嗎,有個大V發了那些采訪買藥人的內容,今天突然有人說,你那是假藥。”

一大早就爆了。

揪著昨天那個大V微博不放,說黎纖賣的是假藥。

“誰知道畫了多少錢買人做的假?”

“叢璐不是好人,黎纖也不是什麼好人!”

“一個靠睡上位,一個靠假藥偏錢,誰也彆說誰!”

“我之前聽說,還見過,黎纖在天橋下襬攤,我還拍過照,給你們看照片,就這牌子上寫著,貼膜算命賣仙丹......”

“算命?她算什麼東西?一看就是個神棍!”

“擺攤賣藥?還那麼多人買,有證嗎?難道就冇人查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