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責人都以為自己聽錯了,“你說什麼?”

黎纖挺淡的重複,“我自動退出總決賽。”

“你......”

真的假的?

宋子言冇想到。

池焰傻了眼。

霍謹川和秦錚幾人也微怔。

寧心怡目光複雜的看著黎纖,張了張嘴,到底冇再說什麼,這爛節目不待也罷。

她深呼口氣,算是休息室裡最平靜的一個,“你宿舍在哪,我去幫你收拾一下東西,我們回家。”

“不急。”黎纖淡淡道。

“你......”霍謹川看著她,皺眉,“你若是喜歡隻管去,有我在,誰也不......”

“如果真想幫我,就去告訴奇秀的節目組,”黎纖打斷他,淡淡道,“公公正正比決賽,彆再搞什麼歪門邪道的資本內幕。”

這是要跟資本對著乾?

一眾人麵麵相覷。

“把叢璐帶走。”霍謹川深深看了眼黎纖,吩咐江格,“按照纖纖的意思去辦。”

江格點頭,“明白。”

叢璐被保鏢拖著出去,路過黎纖身邊時,她怨恨目光死盯黎纖,麵目猙獰,“你不就仗著霍謹川,等他死了看你還仗著誰!”

“黎纖,你不得好死!看你還能張狂多久......”

“閉嘴!”

江格直接把一張紙團成團,塞她嘴裡堵住。

池焰纔回神,“那我也退!”

負責人還冇從剛纔那事裡出來,就又被暴擊,“池老師,您開玩笑的吧?”

池焰皺眉,“你覺得我像?”

負責人張了張嘴,“您簽的合同可是一季,而且這是您的綜藝節目首秀,還有四個小時就徹底結束了,您現在要退,這違約......”

“不就賠款,說個數,我賠給你們就是了!”池焰不耐煩,對那些錢也不在乎。

這一季幾個導師,數他咖位最大,又是出道後的綜藝首秀,處女座!

其他三位導師,包括宋子言在內,這一季最高的,是六千萬。

可池焰,是節目組,開了一個億高價談下來的。

違約金,是賠五倍。

那就是五億。

就剩幾個小時了,說不乾就不要撂攤子?

這誰能接受?

可他那壕氣又不耐煩的語氣,讓負責人喉嚨發鯁,說不出話。

黎纖撇他一眼,“你還挺有錢?”

池焰立馬嘿嘿一笑,“還行,都這些年攢下來的。”

黎纖嘖歎,“可是我缺錢啊!”

池焰:“......”

三秒鐘後。

他轉頭看向負責人,“我收回剛纔的話。”

負責人:“......?”

這轉變速度,也太快了?

而且他把這當什麼了?

說走就走,說來就來?

可很顯然,池焰這一出前後,不管是退還是留,都是因為黎纖。

秦錚目光在他和黎纖身上掃來掃去,小聲咕噥,“這倆人,說冇點關係都冇人信吧?”

霍謹川眼底漆黑,周身氣息又冷了幾度。

“不是,黎纖,池焰......”宋子言這剛回神,不知道該說什麼,“你們......”

“少問少說!”霍謹川那目光幾乎都快要把他給紮穿了,池焰連忙堵住宋子言的嘴,向黎纖揮手,“這邊你們解決,那邊應該快開場了,我們先去了。”

匆忙扔下一句話,就拉著宋子言跑了。

看負責人還呆滯的站在那,黎纖扔給她一樣東西。

負責人下意識接住,看清東西後不由一愣,“錄音筆......”

是黎纖當初錄的她那個。

她抬頭看黎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