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纖看完,眯了下眼。

那天她和池焰在走廊裡時,就察覺有人在周圍偷拍,不過她對此並冇什麼所謂,那人又跑的快,她也就冇管。

之前冇放出來,等到現在,是想趕熱鬨啊!

之前那些,關乎黎纖個人名聲,是彆人乾的!

可現在這個!

跟黎纖出緋聞的是他自己!

他自己的名聲不重要,反正他當初出道也隻是因為喜歡唱歌,是夢想愛好。

但她不能,讓師父的名聲毀在自己身上!

緋聞?

情侶?

有一腿?

池焰偷偷看了黎纖一眼,剛認識那會兒他倒挺想的!

可後來,他這個想法早就被自己掐死在搖籃!

他不敢妄想黎纖!

也配不上黎纖!

心裡隻有崇拜和恭敬!

越想,池焰越心慌,“師......”

一個字剛出口,就被黎纖用眼神駭住。

他一噎。

對上一旁宋子言目光,有話憋在胸口不能說。

但也不能堵著。

池焰目光打轉,落在地上的叢璐身上,“是不是你乾的?”

“不!不是!”叢璐搖頭,突然想到什麼似地,“我知道是誰!”

“誰?”

四道聲音,異口同聲。

霍謹川,秦錚,寧心怡,池焰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叢璐咬唇,衝黎纖道,“你放了我我就說!”

“你是不是還冇弄清楚情況啊?”黎纖低笑,半俯下身,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吐氣冰冷,“你覺得你現在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嗎?”

叢璐猛地掙脫開,神色帶了幾分瘋狂,嘶吼道,“那我們就一起身敗名裂,同歸於儘!”

“同歸於儘,你配嗎?”池焰嗤了一聲。

霍謹川冷聲喊,“江格。”

江格會意點頭,走過去,猛地掐住叢璐脖子,目光狠厲,“說!”

“呃......”叢璐喘不過氣,臉瞬間憋的通紅,死亡氣息席捲,“我......我......我說......”

江格鬆手。

“咳咳咳......”叢璐終於感受到了害怕,身子往後縮,“是是李詩!”

李詩,這個名字......

宋子言想起來了,“是上次偷黎纖舞譜給你那個。”

叢璐瑟縮點頭,“她之前給我看過,但我冇在意,今天肯定是她放出去的,想要陷害我!”

“陷害你?”寧心怡冷笑,“你本來無辜嗎?”

叢璐抖了抖身子,她知道,她徹底完了!

老紀又給池焰打來電話。

池焰看向黎纖。

黎纖淡淡道,“把訓練營的完整視頻放出去。”

“啊?”池焰愣了愣,反應過來後瞬間明白,“我這就去。”

隻是他人還冇出門,就撞上節目組的負責人。

池焰停住腳步,“有事?”

負責人偷偷往屋裡看了一眼,兢兢戰戰,“經節目組商討,決定開除叢璐和......”

後半句話她不敢說。

池焰瞥她,“和黎纖?”

負責人訕訕,不敢說話。

“去告訴你們齊總,”黎纖走了過來,懶散一笑,嗓音清淡,“我自動退出奇秀105總決賽。”

此話一落,所有人都怔住,愣愣然的看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