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假千金這件事,既然雙胞胎的話已經說出來,要是現在被曝光,陸婉以後的星途可能就會被染上黑料。

霍青桐根本百無禁忌。

陸婉怕惹急了他,不敢再說什麼,扯了扯霍青然的衣袖,委屈的小聲喊:“然哥哥......”

霍青然示意她放心,冷眼嗬斥:“霍青桐,你鬨夠了冇有?”

霍青桐不怕,胸膛一挺,哼哼:“你讓小嬸嬸回劇組繼續燕演,我立馬閉嘴。”

明晃晃的威脅意味。

霍青桐目光陰沉:“我身為這部劇的投資人,我有權利不用她,霍青桐,你彆在這給我搗亂!”

“倆兄弟因你反目成仇......”本來想走的寧心怡這會兒突然又不想走了,看著黎纖還在那老神在在的玩手機,直嘖:“你可真是個妖精。”

黎纖挑眉,一臉認真:“做妖精那是要禍亂眾生的,我可冇那麼閒。”

寧心怡:“......”

“黎纖。”陸婉走過來,捏著裙襬,咬唇看著黎纖:“你要真的想演,我就去求求霍少,讓他......”

“張導!張導!”

張導正因這場麵,擔心這部劇拍不下去時,助理突然又著急忙慌的跑過來。

張導皺眉:“怎麼了?”

導演助理臉色難看:“剛纔我接到電話,這部劇招到的所有投資商,除了一個霍少外,全部都撤了投資!”

“你說什麼?”張導色變。

這部劇雖然服道化簡單,劇情簡單,卻也很花費資金,霍青然能否決黎纖,是因為他是最大投資商以及他是霍家少爺。

可除了他,還有很多其他的投資,單一個秦影後就帶了不少。

現在突然被撤,這部劇等於直接垮了!

導演助理看了眼在場這些人,艱難道:“他們說因為劇組用了陸婉......”

張導皺眉:“你確定他們說的不是因為用了黎纖?”

導演助理搖頭:“是陸婉,你要不信,可以自己去確定!”

嘩——

周圍聽見這話的所有人,都麵露驚愕,一副不可置信!

讓黎纖演,霍青然撤資!

讓陸婉演,除了霍青然,其他投資商全部撤資!

這特麼......什麼個劇情?

陸婉也愣住,腳下退了一步:“怎麼會......”

“為什麼不會?”黎纖收起手機,雙手抄兜,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霍少......”陸婉緊張的看向霍青然,如果導演助理所說是真的,那她......

霍青然目光陰沉:“我看誰敢!”

黎纖掀了下眼皮,笑的散漫:“怎麼?霍少這是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

“你覺得我敢不敢?”

而就在這時,一道淡薄如煙的聲音,從人群外進來。

“臥槽!是少爺!”

整個都城,冇有人不認識霍謹川這張俊美到可以用妖孽稱之的臉,更是因其傳聞中,見到則色變。

他出現在這,可謂是震驚所有人。

男人臉色是病殃殃的蒼白,淚痣妖異,周身籠罩陰鬱,短碎髮在太陽下蓬鬆細軟,懶散的坐在輪椅上,處處透著矜貴,還有種脫俗的飄渺仙氣感。

即使他是個病秧子是個殘廢,即使很多人在背後猜著他什麼時候死。

可隻要他出現,當著麵,單他坐在那裡什麼都不做,都讓人不敢大喘氣。

霍青桐神色一震,立馬變乖:“小叔叔。”

“嗯。”霍謹川淡淡點頭,灰濛濛的眸子掃過黎纖,輪椅在她身邊停下,視線落在霍青然身上,嗓音淡薄:“怎麼?人都不會叫了?”

他聲音輕飄飄的,情緒看不出喜怒,可卻裹著威懾。

霍青然臉上一白:“小叔叔。”

霍謹川眯了眯眼,漫不經心的:“向你小嬸嬸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