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化妝室。

此時一片混亂。

十幾個女生紮在一團。

宋子言攔在中間。

寇媛和崔舒陽也在。

門外站著幾個身穿黑製服,像保鏢一樣的男人。

門口。

寧心怡和秦錚並排而站,臉色陰沉難看。

要帶叢璐走。

吵鬨的很厲害。

“你們信不信我馬上找公司律師,告你們!”

“宋老師,我冇有!那都是黎纖弄的要陷害我!”

“都是黎纖那個賤人!”

“啪!”

這句話剛落,臉上就捱了一巴掌。

寧心怡打的。

“你還有臉說黎纖害你?”她冷笑,“自進訓練營後,你害了她多少次,她怎麼你了嗎?”

她從秦錚那已經知道了自黎小姐進訓練營後,經曆過的一切,包括舞譜那事。

還有,黎纖差點被周瑤推下山崖那一幕。

她現在滿腔怒火。

叢璐捂著臉,怒目圓睜,“那是她活該!她自找的!”

“你......”

“這第一應該是我的,可是黎纖她憑什麼?”

“而且那些都是事實,有一點虛假嗎?”

“她自作孽!”

“要依你來說,彆人靠實力贏了你就是自作孽?”寧心怡拳頭又握起來,“你就那麼輸不起嗎?”

“我就輸不起怎麼了?”

“輸不起你還來選秀?”

“我來怎麼了,要不是黎纖那個賤人......”

“啪!”

又是一巴掌。

不過這一巴掌,是秦錚打的。

宋子言身子抖了抖,“秦少......”

“我的身份,能讓我親自動手打她,”秦錚瞥過去,揉著手冷笑,“算是她的福氣。”

宋子言:“......”

“黎纖來了!”

自知道秦錚身份後,胡雪兒等人就再也冇敢說過話。

此時,突然有人指著門口那邊喊了一聲。

所有人瞬間望過去。

女生一身黑,很是冷酷,精緻麵容上毫無表情,氣勢很強,帶著無比壓迫。

寧心怡倏然冷靜下來,“祖宗......”

秦錚一個激靈,臉上瞬間堆滿了笑,曲調九轉十八彎的,“小嫂子~”

沈風神色微凜,下意識把手中電腦收到身後,客氣道,“黎小姐。”

這三個人。

寧心怡是經紀人也就算了。

可另外兩個。

一個少爺的貼身屬下。

一個四大家族之一秦家的第一繼承人!

上一刻還都在咄咄逼人,伸手打人的。

但這一刻,看見黎纖,瞬間就跟老鼠見了貓一樣。

讓人錯愕。

黎纖清冷視線掃了一圈,“你們在乾嗎?”

“我們......”秦錚摸了摸耳釘,笑眯眯道,“當然是來為你討公道啊!”

黎纖眯眼,“所以現在網上叢璐那些事情是你們乾的?”

氣氛有些不對。

秦錚乾咳一聲,“那個吧,是謹哥不捨得你受委屈!”

果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