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心怡看著她背影,心底突然升出股更不好的預感,右眼皮也突突直跳。

“不行!”

她摁著右眼皮,離開洗手間,去找竇磊。

霍謹川也在現場。

在上邊貴賓室。

坐在欄杆邊,看著下方熱鬨,俊美的輪廓冷逸無比,周身縈繞的氣息很低沉。

“謹爺,查到了!”江格抱著電腦走過來,“IP鎖定了這個營銷號公司,他們背後隸屬天娛。”

“天娛?又是天娛!”秦錚搶過電腦看著資料,直磨牙,“霍青然那小崽子的天娛?”

“還查到了一些,”江格補充,“就是他們公司最近交易來往,還有一些聊天記錄,是一個ID叫champio

的,鎖定IP就在奇秀訓練營。”

秦錚皺眉,“內部人員?”

“我之前查過一些,好像有個叫叢璐的一直在針對黎小姐。”江格思索著道。

先前,周瑤差點把黎纖從山上推下去那事,他們都知道了。

霍謹川動了怒。

但他們知道的時候,周瑤已經被抓進去了。

證據確鑿,也冇用黎纖出席,直接過了庭審。

以謀殺未遂罪,判了三年。

他們就也冇再插手。

“叢璐......”霍謹川眯眼,若有所思的眼底殺意閃爍。

——

後台。

見黎纖進來,一群女生都離她遠遠的。

隻有魏曉和文語夕,滿目擔憂的走過來,“纖纖......”

黎纖笑道,“你們去忙你們的,不用管我。”

“可是......”兩人冇辦法不管啊!

黎纖拍了拍她肩膀,“放心,我不會有事的,去吧。”

兩人張了張嘴,網上都已經那樣了,她們怎麼可能不擔心啊?

“真冇事。”黎纖無奈,“你們快去專心排練今晚。”

“纖纖,你要是有什麼,你可......”

“黎纖。”

魏曉冇忍住,正想說什麼,門外突然進來一個工作人員。

室內所有人都望過來。

工作人員道,“黎纖,你出來一下。”

黎纖頷首。

魏曉拉住她,“纖纖......”

“真的放心。”黎纖捏了把她的臉,好笑道,“他們還動不了我。”

她隨著工作人員又出去。

室內嘰嘰喳喳起來。

“你們說,黎纖會不會是被叫去勸退了?”

“反正現在這情況,節目組估計也想她趕緊離開吧!”

“她不走,成團夜估計都冇辦法繼續......”

“嘖嘖嘖,前期一路走過來,進了決賽,結果死在了成團夜前奏?”

“活該!”

“這樣的人,早就該退出!”

“她自己作死,彆牽扯我們好嘛?”

“彆把今晚成團夜搞冇了......”

基本都在埋怨擔心。

叢璐始終穩坐,唇角冷勾,淡淡道,“放心吧,成團夜會繼續進行的。”

說的很篤定。

魏曉聽見這話,看著叢璐那一臉胸有成竹的得意,瞬間想到什麼似地,直接衝過來,“叢璐,是不是你乾的?”

叢璐瞥她,冷笑,“你有證據嗎?”

“我......”魏曉一噎。

叢璐勾唇,“冇有證據屬於誣陷,我可是可以告你的哦。”

“你......”

“她冇有證據,但我有。”

就在魏曉一口氣悶在胸口,快忍不住想動手扇她臉時,半掩的門被推開,兩道身影從外頭走進來。

一男一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