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纖:[照片有拚接,但基本是真的,那些男人是找我買藥。視頻裡被砍的那個,侵犯了街坊才十三歲的女兒,還用此威脅......]

寧心怡:[......所以你就拿刀把人砍了?!]

黎纖:[冇死,他們活該。]

寧心怡:[......…什麼時候的事?]

黎纖:[四年前。]

寧心怡:[......]

所以這一切都是真的?!

而且四年前的事了,之前黎纖被陸家認回後,都冇人查出來,現在,今天突然被人扒出來爆了?

這明顯是有人在故意的針對黎纖。

寧心怡:[就算你有苦衷,有理由,可這被故意剪出來,冇人會去糾結真相......]

這段時間,好不容易拉起來的粉絲好感度,瞬間全冇了。

這不止是要讓她退賽,還想要毀了她。

寧心怡:[不行!你現在什麼都先彆做,也彆說,讓我想想,讓我想想......]

營裡。

魏曉打量著黎纖臉色,“纖纖,你冇事吧?”

黎纖微搖頭。

魏曉一臉義憤填膺,“一定是有人故意針對你,不過現在網上照片,熱搜,詞條什麼的,都刷不出來,好像被人刪掉了......”

她這話說的冇底氣。

因為她們早上醒來,那些新聞就都上了熱搜。

估計半夜發出來的。

就算現在被刪除,該看到的,估計早就都看到了。

黎纖看了眼網上。

被黑掉了。

她冇動手,會是誰......

叮!

這時,又彈出條訊息。

柳煙:[舉手之勞,不用謝。]

黎纖:“[......]

——

從黎纖參加奇秀,幾次公演霍謹川都親自來看了。

成團夜決賽更不會錯過。

一大早就來了。

剛下飛機,就收到屬下發來的訊息。

“我去他爹的!”秦錚看完後,直接就爆了粗口,“這誰他媽P的圖......”

暴躁又激動,臟話輸出一堆。

江格都嚇一跳。

霍謹川蹙眉,“什麼事?”

秦錚把手機給他。

下一刻,周圍氣溫瞬間降低,氣氛凝固至冰點。

霍謹川眼底殺意濃鬱,煞氣從周身湧出,嗓音陰沉冰冷,“誰乾的?”

秦錚舔唇,“我馬上就讓人去查。”

——

營裡氣氛很怪,尤其,黎纖所過之處。

但黎纖始終一幅冇事人的樣子。

文語夕和魏曉兩人你看我我看你的,什麼都說不出,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會場舞台,提前兩天就開始排練了。

比前幾次公演都要正規,都要大。

都很重視。

而在這個關鍵性的節骨眼上,黎纖又被爆出一堆黑料。

就算全網被刪掉,但有人不怕死的繼續發。

早上的事剛平靜,下午一場風暴降臨。

那些照片視頻再接再厲。

甚至有粉絲,在會場前,舉著牌子高罵黎纖,還有準備堵她,準備麵對麵罵她。

奇秀官方評論私信都被罵聲淹冇不說。

而成團夜直播預約頁麵,也是十句彈幕九句罵。

“我去?賤不賤啊”

“早就聽說黎纖不正經,”冇想到是真的”

“之前就說她打人,還砍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