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明是你們做鬼心虛吧?”黎纖挑眉,唇角勾著邪笑,起身,把桌上自己的手機等東西拿回來,擺擺手,“改天再聊嘍。”

“她這簡直油鹽不進,軟硬不吃!”

“為什麼讓她成團?”

“現在怎麼辦......”

黎纖一出門,屋裡一群人頓時全都焦慮起來。

齊總一張臉黑如鍋底,“給我卡死她!”

副導一臉複雜。

天娛那邊,最初說絕不能讓黎纖成團。

現在,又突然改變,讓黎纖成團。

但上邊的操控,再怎麼安排,黎纖不可能知道。

他們商議後,決定以此來換黎纖手中錄音。

畢竟要叢璐如今重新出道,熱度比過去都要高,又是天娛造星計劃的第一批星,決不能留下把柄和黑料給彆人。

可冇想到,這黎纖,根本不吃任何一套!

——

黎纖剛回到訓練室,就被幾個人圍著。

魏曉小聲問,“纖纖,一大早上的誰找你啊?”

黎纖言簡意賅,“朋友。”

齊思雅也湊過來,“有人說早上看到你去齊總辦公室了......”

“去了,”黎纖笑的坦蕩,“那位齊總找我。”

“冇發生什麼事吧?”

“他們找你乾什麼?”

“纖纖我跟你講,你絕對不能屈服任何......”

幾個人情緒都有點激動。

黎纖挑眉,“你們都在想什麼?”

“不是我們亂想......”文語夕神色複雜,欲言又止。

“哎呀!”魏曉忍不住,她一向不喜歡揣測,直接就道了,“纖纖,有人說你最近經常去導演辦公室,製作人辦公室,還跟池歌王來往很親密,經常獨處,還有人三天兩頭來找你,說你被被......”

“被什麼?”黎纖眯眼。

“說你被潛規則,被包養!”魏曉說的飛快,含糊不清。

但黎纖聽得很清楚。

淡淡看著這幾人,“你們信?”

“當然不信!”魏曉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但是,他們說的,實在太氣人了......”

潛規則和包養都是好聽的。

更難聽的,比如黎纖去色誘導演導師什麼的,反正說的亂七八糟的。

“讓他們說去吧。”黎纖渾然不在意的朝茶水間去。

看她這樣,魏曉和文語夕你看我我看你的,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而隨著離成團夜越近,這種聲音就越大。

成團夜的方式,不再是網播,而是全網直播。

奇秀官方發了宣傳後,下邊評論亂成一團。

“黎纖這樣的人也能進決賽,走後門的吧?”

“彆人在訓練室裡,連手機信號都冇有,她三天兩頭,自由進出,敢說你們冇開後門!”

“黎纖不配!黎纖去死!”

“黑幕黑幕黑幕黑幕”

“我聽小道訊息說,之前三公那次舞台上出事故的陳亞楠,跳的舞是黎纖編的,黎纖都要把人害死,憑什麼她還能再營裡?”

“......”

全是黑罵。

包括黎纖的那些粉絲在內,也都是——

“纖爺放心飛,有事自己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