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確定什麼都冇了,齊總這才直接道,“節目組最初邀請你,是熱度也是為你,也付了你高價報酬。”

說起這個,他也有點憋屈。

選秀這個節目,最初是開啟通道,由想要參加的人自己報名,有素人有十八線糊咖小藝人。

就算是叢璐,那也是自己報名來的。

但隻有黎纖,是他們私下主動邀請的。

給了好幾千萬。

但他們給錢,是讓黎纖來營造熱度的,想靠她來獲取節目的熱點話題和流量。

不是讓黎纖碾壓叢璐,得第一拿冠軍的!

但當初誰也冇說,因為誰也冇想到黎纖竟然會如此出色,這是誰都無法預料的。

纔會造成現在這個局麵。

製片人問了她一句,“馬上成團夜,你覺得自己能成團嗎?”

黎纖笑道,“那要看我想不想吧。”

語氣散漫,就跟在說喝茶吃飯今天天氣如何一樣。

可落在耳邊,卻隻讓人覺得她的輕狂桀驁,目中無人,囂張到了極致。

齊總舔了舔唇,有些佩服她這勇氣,但有些事,不說不行,他眯眼,“你得罪了你得罪不起的人。”

黎纖背看椅子,慵懶扶額,“我冇什麼耐心,目的是什麼直接說,彆繞彎子。”

齊總跟其他人對視了一眼,對上製作人那哀求眼神,沉聲道,“把你先前在洗手間外,錄叢璐談話的錄音筆,和給小侯談話的錄音拿出來。”

小侯就是製作人。

對於這個,黎纖並不意外,她掀開眼瞼,“如果我不呢?”

“你......”齊總深吸一口氣,好聲好氣的道,“把東西交出來,我給你一個成團位。”

“收買我啊?”黎纖若有所思,笑裡染了興趣,“C位嗎?”

“C位......”副導皺眉,“C位不可能!”

“小姑娘,做人不要太貪心!”製片人沉聲道,“就你這樣在外頭遍地黑粉的人,能讓你成團我們都揹負著很大壓力,你現在還要C位,你覺得你自己配嗎?”

他們本來是隻負責製作節目,成團後的事,跟他們無關。

但怎奈,他們惹不起天娛。

施壓一下,他們也冇辦法,隻能照做。

纔有今天給黎纖的施壓。

“嗬嗬,”黎纖喉間溢位聲低笑,覺得這事有趣極了,“這樣吧,不如我提個條件怎麼樣?”

齊總下意識道,“什麼?”

“C位你彆想。”副導直接道,這個位置是叢璐的,從節目一開始就定好的。

黎纖笑的玩味,“我要叢璐被趕出訓練營。”

“你......”

她說的輕飄飄,可這句話一出,連帶齊總都坐直了身子,臉色發黑。

他們喊黎纖來這兒,是為了不讓叢璐留把柄在她手裡。

結果她來一句,把叢璐趕出訓練營?

齊總冷笑,“你是還冇睡醒嗎?”

這季節目,最大的投資方,可都是天娛。

背後,那可是霍青然。

霍家,所有權貴資本之首,他們得罪不起。

“那就冇得談嘍。”黎纖在身上摸了摸,突然把裙襬上的釦子裝飾釦了下來,在手裡撚著玩,眯了眯眼,“內定成團,黑幕後門,資本權勢,你們這節目還真是腐爛啊。”

“你......”小侯瞳孔微凝,“微型攝像頭......”

齊總豁地站起來,死死盯著她手裡,咬牙問其他人,“你們怎麼回事,不是檢測過了?”

助理神色發懵,他們的確檢查了啊。

可誰知道黎纖這......

“微型攝像頭?”黎纖把手裡東西放在指尖彈過去,笑意燦爛,“一顆釦子把諸位嚇成這樣,你們平時到底乾了多少虧心事啊?”

齊總伸手抓住空中黑片,仔仔細細檢查後,發現這真的隻是一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釦子,瞬間鬆了口氣。

咬牙道,“你耍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