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女兒才18歲!

那是他的命根子!

黎纖又垂下眸,看著手機。

神盟那邊早前就傳過訊息,說錢進濤開了二十億高價,下單讓他們找神音。

他是個好父親。

黎纖抬頭,眼底一片清明,“算認識吧。”

錢進濤本來也就隨口一問,但冇想會聽到這樣的回答,這簡直是意外之喜,他眼睛亮的驚人,“那黎小姐知道他在哪嗎?”

神音,神醫,帶著個神字,足以證明這個人的厲害。

傳奇,傳說也不為過。

錢進濤激動又急躁,“不知道黎小姐能不能幫我找到他,隻要您肯幫忙,要多少錢,做什麼我都願意!”

黎纖輕歎,“我試試吧。”

“好!”錢進濤感激道,“我先在此謝謝黎小姐!”

黎纖站在門口,目送他離開。

宋子言才走過來,“你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黎纖側頭,“宋老師有冇有聽過一句話?”

宋子言下意識問,“什麼?”

“當一個人,想瞭解另外一個人的時候,隻有兩種可能。”

“啥?”

“第一,兩人有仇。第二,心生興趣愛慕。”

“......”

“我呢,跟宋老師冇仇,”黎纖歪了下頭,衝他眨了下眼,笑意明豔,“宋老師不會喜歡上我了吧?”

“......”宋子言臉色發黑,“我就單純好奇,你彆想太多,也彆胡說。”

黎纖失笑,“開玩笑而已。”

宋子言:“......”

看著黎纖離開背影,嘴角控製不住的抽搐了幾下,他就不該一本正經的聽黎纖講話。

——

回訓練室路上,黎纖又被人給攔截住。

節目組的人。

又要找她談。

這次不止製作人一個,還有導演組製片人和這檔節目的總負責人。

齊總坐在主位上,“黎纖,你應該知道我找你乾什麼。”

黎纖直接翹著二郎腿坐下,姿勢大佬的很,滿身肆意不羈,“你不說我怎麼知道。”

吊兒郎當裡帶幾分囂張,好似根本冇把在場的人放在眼裡。

副導臉色陰沉,“黎纖你什麼態度,知道自己在跟誰說話嗎?”

黎纖淡淡道,“跟人,除非你們不是人。”

“你......”

“行了。”

齊總攔住副導,冷清視線落在黎纖身上,“你這張臉的確長得不錯,嘴也挺厲害。”

“這麼大陣仗,”黎纖輕笑,“有事直說。”

“是關於......”

“等等!”製作人臉色微變,打斷齊總的話,附耳低聲說,“小心她身上有微型攝像頭和錄音筆。”

她上次找黎纖談話,落下把柄的事告訴了齊總。

今天一時忘了這事。

這會兒提起,才反應過來。

齊總沉聲,“把你身上的電子設備都拿出來。”

甚至還找了安檢儀在她身上掃了一遍。

因為她太狡猾了。

黎纖挺配合的,把手機什麼都拿出來,看他們這樣有些失笑,“原來我這麼令人害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