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青然拿筆簽字的手一頓,狹長的眸子半眯起來,望著他:“霍青桐,你這是在挑撥我和小叔叔的關係嗎?”

霍青桐雖然年紀小,但他不傻,對霍家內部爭鬥看的清楚。

他管不了,小叔叔總能。

他冇跟霍青然在這繼續扯皮,轉身走了。

——

影視城。

“一遍過!婉婉好厲害啊!”

“不愧是新晉女神!”

“黎......黎纖?”

劇組裡一群人正在誇陸婉,餘光瞥到不遠處突然出現的人,頓時靜了一瞬。

來者穿著黑色衛衣,牛仔短褲,兩條腿細直筆長,在太陽底下細膩如瓷,白到反光,黑色鴨舌帽下那張臉漂亮到極致。

滿身的高傲矜貴,氣場強大的讓人無法忽視,看見的人紛紛唏噓,神色古怪。

陸婉神色微閃,隨即有些驚訝的問:“姐姐,你不是被劇組開除了嗎?難道冇有人通知你?”

黎纖抬指把帽簷往上戳了戳,眉眼明豔又張揚。

這張臉放在娛樂圈裡,可以說是天花板。

可想到她的來曆,和那一身黑料,就令人心情嘔吐。

“被開除了還有臉來劇組,真不知道臉皮怎麼這麼厚?”

“貧民窟出來的,那還要啥臉?”

“彆是又想靠陸婉進組吧?”

黎纖可是內娛史上第一個都進了組,卻被開除的演員。

不對,她當童星那會兒都多少年前了,現在根本連演員都算不上。

周圍的議論聲很清晰,黎纖身上氣息一點一點低下來。

寧心怡左眼皮跳了跳,小聲提醒:“祖宗,這是片場,周圍遍地眼睛,你的人設不能再崩了,可千萬彆衝動!”

黎纖挑眉,一聲哂笑:“我有人設嗎?”

狂的不行。

陸婉咬牙,一掐指心,淚水瞬間從眼角流下來,配著她今天的白裙子和妝容,楚楚可憐:“姐姐,我知道你想演戲,可你都已經被劇組開除了,我也冇有權利幫你求情......”

“也不看自己是什麼東西,陸家把你找回來,陸婉又不欠你的!”

“都被開除了還腆著臉來,是睡不上去,想利用陸婉嗎?”

“要點兒臉吧!”

陸婉的經紀公司是天娛傳媒,聽說背後老總是霍家一位少爺,間接就等於霍家要捧陸婉,冇幾個人敢得罪。

此時都心疼陸婉的,全都衝她罵起來。

“黎纖。”張導被驚動出來,笑的有些尷尬:“你也知道,冇投資我們就冇法開工,你演技好長的又好看,肯定也不缺這一個角色是吧。”

童星又怎樣?還不是早都涼了!

現在誰都知道,黎纖是從貧民窟出來的,黑料被扒出來,遍地黑粉。

張導這話,簡直是反麵諷刺,好幾個人都偷偷笑了出來。

“就她這,去當群演劇組估計都覺得晦氣。”

“我要是她,早就躲起來冇臉見人了。”

陸婉走過來,淚眼婆娑的,帶著祈求:“姐姐,你現在可是陸家的千金,快回去吧。”

言外之意是,彆在這給陸家丟人了。

黎纖臉上始終冇什麼表情變化,淡淡的問寧心怡:“剛纔開口罵我的人都記下了嗎?”

寧心怡一怔:“你要乾嘛?”

黎纖視線散漫的掃過去,唇角微勾,漫不經心的道:“造謠,人身侮辱加攻擊,律師函全給他們來一份。”

“噗!”有人冇忍住的笑出聲:“就你,還用我們造謠?”

“不拍戲,都在乾什麼呢?”就在這時,突然傳來一道清沉的男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