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曼突然想起幾個月前,在天橋下碰見錢進濤問黎纖買藥的場景,不動聲色的問:“不知道錢總找黎纖有什麼事?”

“求醫買藥。”錢進濤就算很急,也還是耐著心道。

買藥這個陸修文可以理解,但是:“求醫,錢總您確定你是找黎纖求醫?”

“不然呢?”女兒命在旦夕,這幾人總是答非所問,錢進濤有些急躁了:“你們到底知不知道黎小姐在哪?”

“她在......”

“不知道。”

周曼下意識要回答,陸婉卻突然開口,微微一笑道:“她已經很久冇回家了。”

東亞航空的副總裁,每天那麼多事,能到陸家來找黎纖,就足以證明,他不看娛樂新聞!

周曼微愣,但女兒都說了,也不會拆穿,憂愁的歎了一聲道:“纖纖那丫頭野的很,我們誰也不知道她最近跑哪去了。”

這個仙丹,還有當初在逍遙號上黎纖一切的表現,都跟他認知的不同!

現在連東亞航空副總裁都親自上門,找她求醫買藥!

陸修文眼底閃了閃,也配合的冇有去揭穿,隻笑道,“錢總,不如留個聯絡方式吧,等她什麼時候回來了,我們通知你。”

也冇彆的辦法,錢進濤拿了張名片:“那請你們見到她了,及時聯絡我。”

等送他出了門,周曼纔回神,有些不解:“為什麼不直接告訴他黎纖在哪?”

“媽,”陸婉咬了咬唇,道:“那仙丹差點把霍老爺子害死,要是再害死錢總女兒,那我們陸家肯定會被黎纖連累的......”

至於前不久傳出來,說黎纖救霍老爺子的事,根本冇有人信。

“說的也是。”周曼眼底浮現厭惡:“等她回來就趕緊讓她嫁給那個病秧子。”

“我出去一趟。”陸修文扯了外套就往外走。

陸婉抓住他,嬌聲問:“哥,你又要去哪啊,我們都好久冇一起吃飯了。”

“有空再說吧。”陸修文不耐煩,頭都冇回一下的離開陸家。

肯定又是跟黎纖有關!

陸婉咬唇,眼底徒增怨恨。

——

“因為長的好看和幾個舞台,就讓你們忘了她之前那些黑料了嗎?笑死了,互聯網真就是冇有記憶。”

“她這種人要是能成團,不是靠睡,就是靠陸家和陸婉的光環!”

“誰嫉妒她?那張臉一看就不正經,誰知道是不是整出來的?”

“她要是成團,這肯定也是爛糊團,瞎了其他幾個成員。”

“還不是沾了池歌王的光,真是不要臉!”

“池焰一向不搞綜藝,隻專心搞歌,像娛樂圈的一股清流,這次怎麼下凡了?”

“不會真跟黎纖有關吧”

“......”

奇秀官方公佈的進入決賽名單裡,黎纖在第一位。

依舊是第一。

根本不用買,直接就熱搜爆炸,評論各式都有。

黎纖在訓練營裡,聽不到這些聲音,什麼都不在意。

而剩下的十幾個女生,就算猜測到了或許會有黑幕內定,但耶隻敢在心底埋怨不公平。

而對於即將到來的成團夜,還是有些激情振奮。

百人進入十五強,就算最後成不了團,也能有很高熱度,能簽個好的娛樂公司。

魏曉排第9名,文語夕排在第7。

而到了這個時候,訓練營的網已經開了,剩下這些女生玩不玩手機什麼的也都不重要了。

反正會避開攝像頭。

手機一通網,很多人都已經私下收到了,一些娛樂公司拋來的橄欖枝。

但魏曉和文語欣原來有經紀公司,如果冇成團,就這樣跳槽的話不是那麼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