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曉揪住黎纖衣袖,把人往自己這邊輕扯了下,小聲問:“纖纖,她不會想害你吧?”

黎纖睨了她一眼,夾起那片羊肉填進嘴裡,單手托腮,渾不在意的道:“那也得她能害得了我啊。”

“可是......”

“我去拿飲料,你們兩個要喝嗎?”

魏曉還想說什麼,孟思晨的腦袋突然又探過來。

魏曉:“......”

有種背後說人壞話,被當麵抓包的感覺。

她心虛道:“不......不用......”

黎纖側了下頭:“牛奶,謝謝。”

“好。”孟思晨笑著點頭,起身去拿。

魏曉:“......”

——

都城,某郊區小院。

謝霖揹著雙手立在二樓陽台上,僅露出來的半邊側臉也被碎髮遮擋,隱在晦暗不明裡:“快結束了吧?”

屬下謝水道:“還有十三天。”

謝霖眯了眯眼:“神秘客最近也出現了?”

謝水點頭:“是,在山島那邊的一個鬼屋裡跟鬼霧門打過了。”

謝霖思索片刻,吩咐道:“先去把霍謹川的病曆弄來一份。”

——

陸家。

見陸修文從外頭回來,陸婉迎上來,抱住他胳膊嬌聲道:“哥,你最近好像很忙的樣子。”

她因為臉受傷,又跟劇組請了兩天假在家修養。

“最近跟霍少那邊在談一筆生意。”陸修文看了她一眼,把胳膊抽出來,有些疲憊的道:“因為你那顆仙丹,讓霍老爺子病情加重,霍家最近對我們很不滿。”

陸婉臉色一白,委屈道:“我也不知道啊,而且那藥不是哥哥你從黎纖那裡買來的嗎?”

可黎纖人進了奇秀105的訓練營,想當麵找她質問都找不了!

上次回來,也冇能把人給堵住。

陸修文有些煩躁:“那還不是為了讓你討好霍老爺子,嫁給霍青然?”

語氣是從來冇有過的凶。

陸婉咬唇,眼淚直接就下來了:“哥,你是不是討厭我了?”

以前,就算她再怎樣,陸修文也絕對不會這樣對她說話。

“怎麼了這是?”周曼正好從樓上下來,心疼的把人摟進懷裡,瞪了陸修文一眼:“是不是你欺負婉婉了?”

“冇有,哥疼我都來不及,怎麼會欺負我,”陸婉搖頭,可卻越說越委屈:“是我惹哥生氣了......”

“太太,公子,”就在這時,有傭人從外頭走進來,恭敬道:“門外有人拜訪。”

“誰?”

“他說自己是東亞航空的副總裁,叫錢進濤。”

——

客廳裡。

周曼親自給錢進濤端了杯水,很客氣的問:“不知道錢總今天突然光臨大駕有什麼事情?”

錢進濤捧著水杯,目光四下掃了一圈,眉頭微皺:“黎纖小姐在嗎?”

“黎纖?”周曼下意識道:“不在。”

錢進濤皺眉:“那請問黎小姐什麼時候回來,或者說,現在去哪能找到她?”

陸修文神色微動,“錢總今天來陸家是為了找黎纖?”

“是”錢進濤擰了擰眉:“請問她現在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