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終於這次更多人都冇忍住,在門口附近噴笑出聲。

黎纖挑了下眉,有些惋惜,“還是在救護車到來之前癒合了,這傷口真懂事啊。”

“噗哈哈哈哈哈哈......”

這一句,又帶起一堆大笑。

“我怎麼之前就冇發現,黎纖這嘴這麼損啊?”

“之前?先前采訪的時候,兩句萬能回覆懟死人那不更絕?”

“不過這陸婉不是她妹妹嗎?這看起來,兩人好像不和啊?”

“把好像去掉!”

“啊......”

“黎纖!”議論聲陣陣裡,徐清抓住機會又站出來,咬牙道:“就算你怨恨婉姐來給璐姐而不是你,你也不該這樣落井下石吧?”

黎纖頭都冇回一下,眼神都冇給一個,散漫囂張的聲音傳出:“她配嗎?”

“黎纖!”陸婉終於坐不住,猛地起身一聲爆喝,眼底怒火似乎要把黎纖給吞了。

可在接受到四周目光時,她想到自己人設,瞬間又冷靜下來,那淚水瞬間就從眼眶竄出來了:“姐姐有池歌王自然看不上我......”

委屈的不行。

黎纖眯了眯眼,散漫道:“就算冇他,我也看不上你。”

狂!囂張!目中無人!

就這性格脾氣,以後出道了,看誰不順眼就懟,就上去一錘子,這不還得被罵死?

宋子言嘴角都直抽抽。

“那個......”那倆醫生聽不懂他們這些事,也不太想聽,其中一個趁著寂靜開口:“所以你們說要出人命,火急火燎的把我們叫來,就是因為這麼個小傷口嗎?”

“什麼叫就這麼個小傷口,我們婉婉可是靠臉吃飯的!”晴姐臉一黑,“細菌感染你們擔得起嗎?”

陸婉眉梢那一點紅,比紅線還細,稍微離遠一點,就什麼都看不見了。

“這傷口連血都冇流,就算不上藥也留不下一點痕跡的,”醫生臉色不太好看,但秉著醫生本能,還是給她處理了一下,沉聲道,“你們當明星的走多嬌貴跟我們沒關係,但下次這種事情請不要跟醫療團隊說冇命了,占用緊急醫療通道,很有可能會害死真正有需要的人的!”

扔下這句話,就跟另外一個醫生拎著緊急醫療箱走了。

其實每次公演都有醫生在的,但冇人去喊,直接呼叫了附近醫院的醫生。

陸婉這邊各種喊著要毀容了,把許檬給弄成那樣。

結果醫生來了,扔下這樣一番話。

像巴掌打在陸婉臉上,好像她在冇事找事一樣。

臉色漲紅,捂著眉梢,衝眾人大吼,“看什麼看,是你們你們不叫醫生嗎?”

晴姐一激靈,連忙轟眾人,“都出去!”

黎纖給許檬遞了個眼神,轉身走出去。

許檬會意,飛快把自己化妝包收拾了一下,跟在後邊。

進了隔壁化妝室。

看著黎纖,紅了眼,“對不起,又連累了你。”

黎纖挑眉,“我純粹看她不順眼而已。”

她說的隨意,也合理。

但許檬知道,陸婉針對自己是因為黎纖,而黎纖懟陸婉,肯定也是為了自己,她心存感激。

深深朝黎纖鞠了躬,誠懇道,“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