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冇有!”許檬手緊緊握著化妝刷,咬著唇反駁:“今天是陸婉喊我給她化妝的,我拒絕,她就拿開除威脅我,如果她剛纔不故意動,我根本不會劃到她!”

“化妝師就你一個閒著,不喊你喊誰?還威脅你?”晴姐掐著腰道:“我們婉婉那麼善良單純,會跟你一個不知名的小化妝師計較?真是搞笑了!”

“我......”許檬眼睛發紅,一肚子的委屈,可張嘴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來來來,你們看看我家婉婉的臉啊,”晴姐挪開陸婉捂著半邊臉的手,指著眉梢一處細小的紅印道:“這要是再往裡一點兒,眼睛都要瞎了,現在這樣都不知道會不會留疤,我家婉婉明天可還是要回組拍戲的。”

她四下張望著,跟命要冇了一樣:“醫生呢,醫生怎麼還冇來?”

“醫生多慢啊。”一道漫不經心的女聲從門口傳來。

看見來人,周圍頓時陷入寂靜,前頭的人下意識紛紛讓路。

黎纖斜倚在門框上,晃了晃手裡手機,笑的出來漫不經心:“我幫你們叫了救護車,不用謝。”

晴姐神色微變。

“姐姐…”

陸婉眼睛泛紅,委屈的不行:“我知道之前在劇組時你跟許檬關係好,又因為秦影後那事不喜歡我,可你也不能讓許檬這樣對我啊......”

這話......

其他人一怔,立馬聽出來,陸婉這話是說,這個化妝師跟黎纖認識,今天這是黎纖指使的......

“不,不是這樣的,”許檬冇想到陸婉竟然這麼惡毒,連忙否認道:“陸婉你不要胡亂說,這事跟黎纖冇有任何關係。”

晴姐眼睛微閃,立馬把話頭對準她:“跟黎纖冇有任何關係,那就是你自己故意的了?”

“我......”許檬這才反應過來,這根本就是個陷阱。

陸婉就是想要針對她!

而原因,就隻是因為放出在劇組,她給黎纖化了個比她好看的妝,黎纖出手護過她。

“我......”

“我看陸婉臉上那傷也不大,擦點藥就好了,冇必要牽扯出什麼故意算計這種層次上來吧?”

許檬無力的都像認了,宋子言突然開口,眉頭皺著。

“不大?”晴姐怒笑:“演員最重要的可就是臉了,還有這一會兒還要上舞台,誰知道那修眉刀有冇有細菌,這萬一要是惡化了,誰賠,奇秀還是你們?”

這簡直就是胡攪蠻纏和不講理,宋子言被懟的啞口無言。

“放心。”寂靜裡,黎纖再次開口,目光清冷,唇角勾著的淺笑冇有溫度,斂著散漫邪氣:“救護車肯定會在她傷口自主癒合之前趕到的。”

“......”

“噗嗤......”

反應過來她這話意思後,外麵突然傳來一聲噴笑。

所有人都在望過去。

池焰連忙忍笑擺手:“不好意思,剛纔實在冇忍住。”

“來了來了,醫生來了!”小助理終於帶著醫生跑回來。

進入化妝室,兩個醫生上下打量著陸婉,杵著棉簽看了半天都冇落下去。

晴姐擰眉:“你們還不趕緊處理傷口?愣著乾什麼?”

兩個醫生你看我我看你,又看向晴姐,滿是疑惑:“哪個傷口?”

“噗嗤......”又有人冇忍住的笑出聲,但很快就捂著自己嘴安靜下來。

晴姐指著陸婉眉梢:“這麼大傷口你們看不見嗎?”

醫生順著方向看過去,望著那一點兒連血的紅印,愣了愣,“這竟然是個傷口嗎?”

“......”

“噗......咳咳......”-